Aran天道

And my love he has stolen away.

学弟没实装的第N天,想他


如果不是熟知脾性,论谁第一眼都会觉得加拉哈德不好相处。他几乎不笑,表情永远淡淡的,透着肃穆庄重。

但迦勒底最不缺古怪的人,更不缺古怪的好人。
所以加拉哈德应召唤出现的那天,立香就在心里把他和温柔画了等号。

因灵基影响,玛修的一些举动早已不经意间透露出他的性格,这是首要原因。称呼兰斯洛特为爸爸,对话间或有无视和反驳,简直像青春期和家长闹别扭的孩子。
那时立香就在想,这位素未谋面的加拉哈德卿一定很有趣。

除此之外,让立香为他贴上温柔标签的理由零零碎碎。
他说话从来都是平缓轻柔的,表情再严肃,声音也能抚平心上的褶皱。

他换上自己和玛修特意为他准备的迦勒底服装,活脱脱的高中生模样,被围观从者赞叹很帅很合适很可爱时耳朵会红,眼角余光略微不满地扫过兰斯洛特,却也没拒绝玛修拉着他参观迦勒底,就像一对真正的兄妹。

他的手非常漂亮,常年覆盖着铁甲的皮肤白皙,骨节分明,手背上凸起的筋脉流畅并非羸弱。

他的头发很软,却蓬松浓密,午睡醒来被芙芙当作被窝压在枕头上会有一瞬间无措,最后任它呼噜呼噜打鼾,平躺着一动不动生怕惊醒它,直到自己也睡过去。

他偶尔也会微笑,他当然会微笑。暂时卸下圆桌骑士英灵的身份和职责,对他而言是莫大的放松,假如递给他一杯热气腾腾的红茶,他一定会露出浅浅的笑容道谢。哪怕这微笑转瞬即逝,也弥足温暖。

这个加拉哈德和曾在玛修体内的加拉哈德到底是不是一个人,立香无法确定。他清楚两人共享同样的灵基,哪怕换一个职阶出现,加拉哈德的本质都不会改变。
但他就是有些纠结,毫无意义的,自己也摸不清的纠结。

某天中午天气很好,连绵的雪山落满阳光,坐在宽阔的窗沿上背靠墙壁,很容易睡着。
立香醒来的第一反应是好饿。第二反应是惊讶。
加拉哈德坐在窗沿另一边,手里抱着几本书,静静地看着他。
立香反应过来,有些不好意思地清清嗓子:“……玛修是不是来过?喊我吃饭。”
“是的,她看您睡得太香就叫我在这等您醒来。”
“玛修呢?”
“被其他女士拉走了,据说要试妆。迦勒底新采购了一批化妆品,她们等不及了。”
“原来如此,哈哈女生们关系真好。”

鬼使神差地,立香不再说话。
更加鬼使神差地,他向加拉哈德招了招手。
加拉哈德走近,被他一把拉住手,贴在脸颊上。
“这,这个”心跳开始加快,脸开始发烫,他前言不搭后语地解释道,“果然加拉哈德的手就是暖和,当初你刚来的时候,手凉的很……”

Master——他唤了他一声,很严肃。
立香手一抖,松开了。
可那只贴在脸颊上的手并未离开。相反,那只手郑重无比地,仿佛回到捧着圣杯时分的虔诚,温柔地以点水般的力度笼住他的侧脸。
加拉哈德似乎是笑了一声,立香听不清,他只看清了加拉哈德认真而温柔的面庞,唇角抑制不住地翘起来。

我终于触碰到您了,前辈。
他敛去笑容,一字一句地说道。

那一刻,立香决定再也不纠结加拉哈德到底是不是一个人的问题。
至少这份想要触碰,由无力转化为现实的感情,他只需要这一份就够了。

评论 ( 5 )
热度 ( 18 )

© Aran天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