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an天道

And my love he has stolen away.

【百日喻王/第23天】茕茕(上)


*百日活动文,影帝喻x作家王
*就忽然狗血的走向……后续无期(喂)



<<<<<<<

01.
“没想到真会有和你合作的一天。”
“嗯,我也没想到。”
喻文州垂眸笑了一下,他一低头,棱角从柔和的面部凸显出来,照样好看得发紧,唇角微扬,同大银幕上别无二致。
王杰希坐在对面打量着他,思考喻文州这是在按拍戏的感觉和他交流,还是交流本身被他演成一出戏。



畅销书作家王不留行的成名作,《茕茕》将改编成电影,预计要冲一波新年档。为了最大限度还原作品,王不留行本人也会参与编剧工作。
消息一出,蓝雨娱乐官博被刷爆,选角结果也没透露,众人胃口被吊得顶天高,上万转发评论,一半狂喜乱舞一半忧心忡忡,生怕留行男神的原作被毁。
蓝雨也没有让大家等太久,翌日公布了演员名单:《茕茕》走的是双男主路线,排布在最上方的两个名字自然便是男主。
喻文州。
黄少天。
微博热搜再次爆炸。
尤其是“喻文州”三个字,足以掀起惊涛骇浪。



洽谈开拍事宜是桩大事,王杰希带着过目一晚的《茕茕》剧本来到蓝雨会客室,不成想最先见到喻文州本人,黄少天也不在。
“我还以为你真的息影养老了。”
他们一人一杯咖啡,王杰希调侃道。
三年前喻文州举办过一场新闻发布会,感谢自己在影视圈一直为伯乐和好运所眷顾,认识了许多至交好友,最感谢陪伴自己走到今天的粉丝,没有他们的支持就没有两帝奖项在手的喻文州。
紧接话锋一转,他宣布要逐渐淡出影视圈,回归银幕外的生活。
当天微博的腥风血雨王杰希还历历在目,因此他对喻文州出山拍《茕茕》毫无准备,也是在所难免。



“我喜欢你的故事,留行老师所有的作品我都买了,放在家里时常翻阅。”
喻文州拇指轻抚过杯沿:“所以我想,这么好的剧本交给别人未免可惜,除了我没人能演绎郁深这个角色。”
“顺便拉上最佳搭档?”
王杰希忍不住问。
喻文州握有蓝雨股份,身为大老板多年的事业搭档,稳坐蓝雨二把手位子。举荐新人,或旁敲侧击修改名单,对他而言易如反掌。



“少天?嗯,是呀。他是我最信任的伙伴,和他对戏事半功倍,大家都很舒服。”
喻文州忽然抬头,直视王杰希的眼睛,笑意不减。
“身为原作者,想必你心里最清楚《茕茕》的原型是谁。所以你会对我们的选角有异议吗,杰希?”



杰希,真是熟悉的称呼。距离上一次出口却相隔了11年,残忍的陌生。



喻文州的选择从不会出错,这次亦然。
《茕茕》的原稿诞生在王杰希大学时期的旧笔电里,他边敲字边转述给QQ电话里的人听,对面一阵阵发笑,吐槽他懒得人神共愤,直接把自己男票人设安在主角身上。



男主郁深的原型正是喻文州。
而喻文州和他的交情不仅限于大学同学,还是交往过四年的男朋友。
前男友。





02.
《茕茕》开机第二天,王杰希接到了黄少天的电话。
“你和文州见面了嘛,老王?”
对面开门见山,王杰希歪头夹稳手机,两手在书柜里翻找:“嗯。”
“咻——”
“这是什么动静。”
王杰希没忍住笑了,黄少天的声音似乎回荡在瓷砖房里,格外清晰:“在采风哇,我的戏份还要两天才拍。乖乖上头老鬼可真会给我派活儿,白铎让小卢演其实正好,我不是不给你脚本面子哈我当年特别喜欢看《茕茕》你又不是不知道,时间真的很紧……”
“我知道,没关系。”



王杰希找到文件,换了只手拿过手机,捏捏肩膀。
“如果我是你们老总,肯定不会轻易叫停你回来拍戏,毕竟你意在转幕后大家都看得出来。但喻文州要出山,到时候片场我俩少不了打交道,我想小卢应该受不起我们之间的交流,还是你来当和事佬比较好。”
“……啧。”
黄少天咂了咂舌:“多大的人了,你们还能在剧组打起来不成?”
“没准儿呢?”
王杰希轻飘飘甩去一口京片子,把黄少天堵得哑口无言,半晌才吐槽:“老王,自从你们分手我就觉得自己立场很符合一句话。”
“什么?”
“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夹在你们中间做单向朋友,真JB心累。”
“所以我一直很感谢你,谢谢你在有了喻文州的情况下还愿意和我做朋友。”
黄少天真情实感要吐了:“别恶心我!”


后续走向变为无厘头老友互损的通话很快结束,黄少天最后表示,“我很期待和留行老师合作,你放一百八十个心,白铎没演好我喊你爸爸”。
王杰希放下手机,落地窗外万里无云的晴空没能缓和他阴郁的心情,黄少天却大大抚平了那份莫须有的焦躁。
普通朋友的魅力。
他笑了笑,坐回电脑前戴上眼镜,继续修改脚本。


时至今日,王杰希依旧不晓得物理系出身的喻文州和传媒学院的黄少天究竟怎么勾搭上的,但他们三个确确实实是大学同窗好友。
在他和喻文州谈恋爱后,黄少天成了被抛弃和被迫吃狗粮的那位,气得天天大喊绝交!日子没法过了!到头来修炼得最佛性的也是他,社团聚餐喻王闪瞎众人眼,坐在王杰希旁边的黄少天该吃吃该喝喝,侃大山照不误,说不就是一对狗男男,大家不要看,找虐吗。


那会儿真的年轻,生活比之后来太过轻松,洋溢着校园人独有的青春色彩,多少年过去都会怀念。




03.
起初王杰希并非专职写作,他本科学法,司法证考下来供职于某事务所,工作之余在微博写写段子和小说,写着写着就出名了,干脆一鼓作气把陈年干货贴出来连载,一发不可收拾。
在公共平台和独家签约的网站辗转过,吃过亏也陷入过非议,最终和发小一拍即合,辞去律师工作,两人成立了微草文化。


这次《茕茕》影视剧化,微草和蓝雨的某些八卦也被翻出来热议:蓝雨的改编作品大多隶属微草旗下,两边老总还有些家族渊源,xfh曾经为“每次卖版权开门就见隔壁蓝雨是买家是怎样一种体验”浩浩荡荡讨论了几千楼,现在还挂在神楼榜首供后来者瞻仰。


开机第三天,王杰希一大早驱车前往取景地R大老校区,路上方士谦微信语音一条接一条。
“你敢信吗?喻文州昨天找我私聊,聊你的近况?”
“你们是要破镜重圆?我该不该发红包提前祝福?”


王杰希一路到达目的地,停好车,才慢条斯理打开微信回复:“我不是,我没有。他下次再找你,和他说自己来问我,不然显得很没诚意。”
对方正在输入中跳动了好久,久到王杰希要锁屏下车,方士谦才憋出一句:
你们两个奔四老男人,硬是把日子过成了八点档狗血剧,佩服。


王杰希提起公文包打开车门,过道对面的停车位上,喻文州正巧带着助理走过来。
“早上好,王先生。”
喻文州的笑容十年如一日,如沐春风,王杰希的防火墙堪比长城,淡定点头:“早,喻先生。”


路上他们的交流仅限于脚本。
“郁深的心理活动似乎有一些改变?原作里我记得这段他是惶恐,剧本里的备注却改成了紧张。”
“惶恐有些过头了,是我当初太过情绪化。二十岁的大男生,控制情绪的能力也是有的,何况郁深的性格决定他人设不会崩。”
“这样……”
“如果喻先生觉得不妥,我会和导演说明,现场修改。”
“不必,王先生的考量很有道理,比演员自己思考得更周全。”
他翘起嘴角:“你写的永远是最好的。”


王杰希客气地颔首表示感谢,跟在喻文州身后的助理戴妍琦却是抖了一身鸡皮疙瘩,心里疯狂吐槽:喻影帝啊喻影帝,好好说话能怎样!不要忽然打直球啊喂!


导演叶修也是老熟人,头顶墨镜懒洋洋瘫在剧组备好的折叠椅上,见王杰希和喻文州一同出现,支起眼皮,表情怎么看都很玩味。
“早。今天天气不错。”
“叶导早,是很不错。”
这是喻文州。
“早。”
王杰希就一个字,面无表情。


叶修站起来,左右摇晃活动筋骨:“我看人差不多到齐了,后边儿道具灯光都准备好了?今天第一条先拍花坛,文州你走个场,不需要太多情绪,平和,表现出郁深的日常状态。”
“好。”
“你去收拾一下,我们再确认一遍。”


等喻文州化好妆,脱掉考究的风衣,穿着牛仔裤衬衫和套头毛衣,清清爽爽出现在剧组面前,王杰希承认,有那么一瞬,他仿佛回到阔别多年的大学时光,曾经下课穿过大半个校区陪他一起自习的喻文州,背着书包戴着耳机,沿露天楼梯往图书馆楼上爬,他从上面探头喊他名字,喻文州抬头,露出舒朗的笑容。
若眼前一亮这个形容词真落在他身上,王杰希保证自己的眼睛亮得像探照灯。
他移开目光,听到叶修喊“Action”才抬起头。


喻影帝的敬业度业界有目共睹。他绝不会在拍戏时分神留意他人,而是沉浸在电影氛围中,入戏极深。
只有这个时候,王杰希才能毫无保留地将全部目光放在喻文州身上,恣意乃至贪婪地注视早已脱离少年的男人。
他事业有成,名利双收,追捧者数不胜数。
却没人会对他此刻大学生的扮相提出异议,太贴合,贴合到令人怀疑岁月在他身上是停滞的。
贴合到王杰希可以自我催眠,那个少年就在眼前,没有分离和告别,一直停留在原地。




04.
《茕茕》是一部题材敏感的作品。
双男主从小到大的经历交织在一起,人生第一次交集却延迟到毕业后步入社会。曾经分别有过约定相守到老的恋人,却由于时间打磨谁也无法得偿所愿。
在情感生活一片空虚之际,他们出现在彼此的生活中。


这是后来出书发行的《茕茕》内容概括,也是改编脚本的剧情,即使爱情改换为碍情,总体仍无过多变动。
可这不是《茕茕》的原版内容。
王杰希保留着《茕茕》的原稿,故事和呈现在读者面前的实在大相径庭。
前期两位男主便是恋人关系,甜得要死,而且描写十分自然,同性看了也不会有所反感——说的就是当年的黄少天。
后期剧情逆反得突兀,简单讲,忽然就分了,忽然就虐了,忽然就老死不相往来,忽然就阴阳两隔,忽然就END了。
大写的意难平。
这部分连王杰希自己都觉得OOC。可他没法子,只好作罢。
后来他觉得不甘心,不想糟蹋最开始写小说时自己的初心,重读完《茕茕》,重新起草大纲,笔触更加深沉,叙说两个陌生人从相知到相守,最后分开的过程。
对,唯一不变的是结局,依然没能在一起。


《茕茕》出书前方士谦审稿子,一脸蛋疼。毕竟是穿一条开裆裤长大的人,王杰希在文里埋下的暗喻他用脚趾头都能想明白:“你不能因为自己情感受挫就这么虐儿子啊。旧版新版都不得善终,人干事?”
“新版我可没写死人。”
王杰希理直气壮,很不虚:“再说,除了分手我根本想不出其他结局。”
他定定地看着方士谦,问道:“换作是你,你能心安理得写一出喜剧戏码来满足自己吗?”
方士谦当然不能,他又不是和喻文州谈恋爱的人,可他百分之八十的理解王杰希的苦楚。说苦楚其实名不副实,王杰希从没觉得自己苦过,他只是累了。
于是方士谦再没放声,让《茕茕》安安心心等来面世的那天。


大众认知里的喻文州,优雅得体,风趣温和,是谦谦君子的代名词。
不夸张的说,喻文州成为影帝,一举提高了国内影坛的形象。
这样看似完美的性格背后,带给身边最亲近的人深深的隔阂。喻文州竭尽全力避免任何可能引发争吵的矛盾,永远是先让步的那个人。很多时候王杰希提出异议是想通过交流,或者破天荒争论一通达成共识,他认为摩擦是人与人相处之间不可或缺的步骤。
但喻文州一直在退步。
这也导致许多事情的解决方案有利于王杰希,却不一定,或者,一定不利于喻文州。


如果你真的喜欢一个人,你愿意为他牺牲一切,包括自己——那么这是王杰希最不能苟同的方式。
当不满无法言明,只能藏在心里,久而久之便会酝酿为一场狂风骤雨,掀翻所有平静安宁的现状。
所以王杰希从不苦于这份确属遗憾的结果,他只是心累于二人分开的必然性。
无可奈何,无可挽留。
假如喻文州能听进去他说的话,假如他能慢慢来不急于求成,假如他们彼此各退一步而不是把所有过错都推到喻文州身上。
没有假如。




05.
“OK!”
王杰希回过神来,场记已经打完板,叶修满意地点头:“这条过。文州准备后一条,休息20分钟,组织群演……”
他再吩咐了些什么,王杰希一概没听进去。真不像他平时分作风,王杰希心里最清楚,他不会如此不专心,头也开始发晕,不晓得是被喻影帝罕见的学生扮相折服,还是连续两个月熬夜的后遗症。
偏偏在今天。


喻文州接过饮料,R城的高温熏得他额头上沁出细细的汗滴。他走进阴凉的树影下,剧组备了躺椅,喻文州坐下来,离王杰希仅仅几步远。
王杰希站在后头,凭借眼力和身高优势,看清喻文州白皙的耳轮,耳垂上还有小小的耳洞。
他想了想,主动道:“你打了耳洞?”
喻文州有些吃惊,回头确认是王杰希在问自己才点点头:“以前有部戏需要戴耳钉,这几年没事也戴几幅玩玩。”
喻文州也会为了“玩玩”戴耳钉。
简直是天方夜谭。


过去的王杰希打死都不会相信乖宝宝喻文州会这么做。当然,没人比他们这群损友更了解喻文州的本质并不如表面上那样乖,但至少他对身体发肤有很古板的原则,因此不染发也不穿环——王杰希记得自己以前想打耳洞,喻文州拖着自己念叨了十遍瘢痕疙瘩的危害……实际上会不会有危害王杰希毫无头绪,但看喻文州暗戳戳反对的样子很有趣,王杰希最后屈服于男朋友的劝诱,再没动过这个念头。
喻文州嘴炮也是和黄少天有的一拼,事后王杰希腹诽。


这个没头没脑的问题让喻文州有一秒犹疑,可不会难倒喻影帝的临场应变。回答完后他不经意似的拨了下头发,薄薄的一绺遮住耳垂,也遮住那颗突兀的耳钉。
王杰希忽感自己这些年真的彻底屏蔽了喻文州的所有动态。想必他的影迷们并不陌生这个小装饰,自己却新鲜得紧。
估计喻影帝心里是挫败的。
……他为什么要挫败啊?


王杰希觉得自己胡思乱想的越来越多,不由摇摇头,可杂七杂八的思绪不减反增,冗积在大脑里,混合着拍摄地未隔离的日光,树荫也无法遮蔽半分。
一切都晃得人摇摇欲坠。
可能是低血糖。
早上到现在只吃了片吐司和一杯橙汁,王杰希头一次痛恨自己的懒癌。他下意识扶住手边能触及到的第一样东西,无暇顾及那到底是什么。熟悉的触感和温度让王杰希瞬间定神,他眨眨眼,低头看去,本来离得就不远的喻文州坐在躺椅边缘,刚刚好撑住自己半边身子,不着痕迹地挡住其余工作人员的视线。
“你还好吗?”
喻文州关切地问,抬起的眼神诚恳里掺着一丝担心。王杰希看得一清二楚。
“……我没事。”
王杰希想抽身离开,一边解释道:“这几天总是熬夜,可能太困了。”


但他没能成功——喻文州握住他手的力度出乎意料的大,紧紧的,偏生他面子上滴水不漏,教人看不出破绽。
他盯着王杰希的脸色,继续诚恳地建议道:“坐下来休息一会儿吧。”
王杰希沉默不语,最后还是坐在躺椅旁边的一把折叠椅上,拉开二人距离——至少看起来不那么亲密又诡异了。


“文州——”
叶修开始喊人,王杰希暗暗松了一口气。
喻文州起身整理衣袖,轻飘飘地落下一句:“你还是那么懒,又没好好吃饭。”
他转身投入下一条拍摄,走得潇洒,愣是让王杰希稍松的心又揪紧起来。
有什么无名的情绪,或是回忆暗涌而来,被王杰希硬生生压回心底。
没有必要去想。这样就好。
他注视着喻文州的背影,如此告诉自己。




06.
茕茕孑立,如是而已。




评论 ( 8 )
热度 ( 120 )

© Aran天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