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an天道

And my love he has stolen away.

【喻王】魔法告白礼赞(HP)


旧文补档全程傻白甜

*又是一发甜甜的更新,✧٩( 'ω' )و

*有叶蓝,周黄,不喜慎入

*祝食用愉快~

<<<<<<<

00.

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

01.

王杰希欠叶修一样东西。

一年前在霍格沃兹专列上为了打发时间,叶修拿出便于携带的压缩巫师棋说要来两把。同车厢的肖时钦输了,被罚去和隔壁的戴妍琦说“我今天来大姨妈”;张新杰输了,被罚找韩文清给他系鞋带。

两位勇士回来后,一脸菜色的肖时钦和冷漠擦眼镜的张新杰拒绝再和叶修玩耍。叶修失落地嚼嚼棒棒糖,刚要收棋盘,一直看书不说话的王杰希坐过来:“来一局。”

他深藏不露,不仅棋艺高超,还把叶修杀下马,罚他出去壁咚一个学弟再说句垃圾话。叶修欣欣然领命而去,回来捂着肚子。

肖时钦噗嗤一声笑出来。

张新杰不动声色:“许博远?”

“新杰真聪明,”叶修揉揉肚子,啧了一声,“一暑假不见小蓝怎么变得这么暴躁……”

“你说什么了?”肖时钦问。

“我就壁咚他嘛,然后凑到他耳朵边说,蓝,你胖了,是不是长了三公斤。”

王杰希面无表情:“这是垃圾话?这是调情吧。”

“就这样就这样,再来一把。”

第二局王杰希输了。

还有二十分钟到站,谁都没心思再玩,他干脆帮叶修收好套棋,无所畏惧:“说吧。”

“大眼儿你别这么视死如归好么,哥很善良哒。”

叶修不要脸地笑笑,目光转了一圈落在车厢外:“文州——”

王杰希表情微妙的一僵。

唯一捕捉到的叶修满意地弯起眼睛。

走廊里换上校服的拉文克劳男生听见叶修呼唤,停下来跟他们问好:“叶前辈好,时钦新杰好久不见。”

最后跟王杰希打招呼:“杰希前辈也在。”

“嗯,好。”

王杰希淡定地转过去点头,仿佛被周泽楷附体,惜字如金。

“文州成为级长啦。”叶修眼尖,看到喻文州别在校服上的级长徽章。

“是啊,不过一开学就这么忙,开心不起来呢。”

喻文州无奈地叹气,看向肖时钦:“时钦今年也是级长吧?下车前不用巡视?”

“差点忘了,”肖时钦赶紧站起来,“那我先走了。”

“去吧去吧,学校见。”

“学校见。”

两位新任级长前脚刚走,后脚叶修推推王杰希:“你也是级长啊,怎么文州不叫你一块儿去巡视呢?”

王杰希权当没听见,别好级长徽章。

叶修耸耸肩:“既然这样我给你个温柔的惩罚,毕业前和喜欢的人告白。”

“再见。”

王杰希夺门而出,左边是喻文州离开的方向,隔着漫长走廊和打闹的学生他也能一眼发现他的背影,愈发挺拔,温润。

王杰希静静地看了一会,回身往右走。

直到一年后叶修毕业离校,王杰希升入七年级毕业在即,他也没完成当初叶修交代的惩罚任务。这就是他欠下的东西。

对冯校长的药发誓,这货绝对是故意的。

因为王杰希喜欢喻文州。

——正是叶修最早发现的。

02.

王杰希一直觉得自己喜欢上喻文州这事儿很不可思议,很不靠谱。

那年王杰希还是斯莱特林新生,高贵的纯血早熟的中二,也爱玩也爱闹,私藏各类魔法小道具把寝室搅得一团糟,级长来检查立刻甩锅给舍友方士谦,无比熟练。

方士谦痛心疾首,认为他拉低了这届斯莱特林的整体素质,下次王杰希搞事却比谁都积极参与。

叶修玩的游戏加大冒险模式他们很早就玩腻了。但若没有这把戏,也就没有王杰希和喻文州的第一次见面。

二年级开学的特快专列上,王杰希和方士谦玩魔法飞行棋,输的人出去拉个新生学妹进来坐。没有悬念的,这个任务落在方士谦头上。

王杰希提出要求时,门口恰好经过一名小个子新生,光看侧脸就知道长相绝对吃香。他顺其自然想到方士谦的弱点。

方士谦从小就有一双善于发现美的眼睛,俗称颜控。可尚且年幼的他并不能分辨性别。

王杰希把他推出去找人,不多时方士谦领回来他先前看到的新生。

方士谦真以为他领回来的是学妹,乖巧可爱安静的小学妹。

王杰希眼神好,一眼看出人家是男生。

他无形中摆了损友一道,对方不仅如他所愿地跳下坑,还美滋滋。

接下来的旅途中王杰希绷着脸看窗外,支着下巴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很装逼。

其实他在忍笑,左耳“校规不严的学长很好的斯莱特林棒棒的有问题尽管找我”,右耳“嗯好的学长是的学长明白学长谢谢学长”……梅林的胡子啊,王杰希觉得自己要憋出内伤了。

直到列车缓缓进站,所有人准备下车,“小学妹”才站起来对方士谦说:“学长,抱歉,其实我是男生。”

语气极尽诚恳。

然后他一溜烟跑出车厢,不见踪影。

方士谦五雷轰顶,石化了。

王杰希终于憋不住,抖筛子似的笑起来,在方士谦醒悟过来的怒吼里逃之夭夭。

“王杰希你这心机的大小眼!!”

不听不听,四千念经。

结果一出去就被截胡了。

比王杰希矮半个头的小学弟拦住他,微笑地问:学长玩的开心吗。

笑容灿烂可爱,嗓音还糯糯的。

王杰希莫名泛起一层鸡皮疙瘩。

学长你叫王杰希是吧,小学弟点点头,里面那位学长很热情,可惜被你诓了。学长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王杰希淡定地拍拍学弟,语重心长教育道:我们巫师,没有良心。

冯校长听了想打人。

然后他就跑了,因为方士谦抄起魔杖追了上来。

等他们一路火花带闪电被级长一手一个拎回队伍里,分院仪式已经开始了。那名学弟被分到拉文克劳,下台阶后有意无意看了眼斯莱特林长桌,对上王杰希视线。

小王同学淡定地撇头,方士谦恨得牙痒痒:“我诅咒拉文克劳此后七年得不到学院杯!”

“你这就不厚道了。”

“那我也不能咒本院啊!虽然你是个小混球!”

好像很有道理,可是为什么非得诅咒学院得不到学院杯?方士谦这种把个人矛盾上升到集体矛盾的观点,王杰希不敢苟同。

不过他记住了学弟的名字,喻文州。

听上去还挺有模有样。

03.

后来王杰希明白了一个道理。

喻文州,听上去有模有样。

黄少天,听上去有模有样。

两个加起来,妈的智障。拉文克劳药丸。

这个道理传遍斯莱特林,深入人心,最后掀起一场史无前例的鹰蛇之争。

狮獾两院喜闻乐见,吃瓜看戏,社会社会。

04.

至于王杰希如何从熊孩子进化成独当一面的级长,我们暂且不提。

事实是在他逐渐百毒不侵的过程中,迎来了人生第一春。

即,喻文州。

说来叶修为何会知道这事儿,格兰芬多的罗辑功不可没。

自从叶修通过O.W.L.(普通巫师等级考试)步入咸鱼磕糖的老年生活,他不甘寂寞地开始撺掇学弟研发魔法道具,再随手抓个学生测试效果,最后校内贩售赚外快。

王杰希有幸成为罗辑学弟研发的第七款产品测试者。一件类似麻瓜听诊器的器械,耳塞要测试者自己戴上,听头拿在手里对准其他人,对谁好感度高,听到的心跳声就大。

当然,心跳声是测试者自己的。

“无痛无过敏,内服外敷都不用,三秒钟判定谁是你的那个他。”

叶修洋洋得意:“万一你真用我们罗辑的发明脱单了,别忘请吃饭。”

“幼稚,无聊,”王杰希举着听头生无可恋,“我魔法史论文还没写完……”

“少来,我知道你课上就写完了。”

走廊里学生逐渐增多,三年级的算术占卜课结束了。熙熙攘攘抱着课本挎着书包的学生中间,吊儿郎当的叶修和戴着听诊器的王杰希很是显眼。

“卧槽哈哈哈王杰希你干嘛!你在学古麻瓜那啥,施粥啊不对行医还是算卦啊?”

这大嗓门简直噩梦。

王杰希看着不远处笑得前仰后合的黄少天,空闲的手从斗篷里拿出魔杖,刚要施静音咒,喻文州来了,站在黄少天身边被搂住肩膀:“哎哎,文州你看,我去笑死我了,隔壁老王终于想起来自己画风清奇……”

喻文州笑吟吟地看过来,眉眼弯弯的,和两年前一模一样。

在谁都不知道的情况下,那两人关系突飞猛进,搞得提起鹰院就会想到他俩,提起其中一个就会想到另一个。托喻文州的福,王杰希认识了黄少天,从此世界永无安宁。

王杰希看着喻文州的笑脸,捏听头的手指逐渐攥紧。

忽然间,一记强有力的心跳声传来,清清楚楚。

王杰希愣在原地,紧接着有如万千擂鼓鸣响,大大小小的撞击声疯狂涌起。

王杰希看了眼叶修,对方被他的脸色吓了一跳,来不及问怎么了,王杰希转眼到喻文州面前死盯着他,盯得小学弟笑不出来节节后退,背抵着墙不知所措。

“……前辈?”

王杰希过电似的,猛地拔掉听诊器甩给叶修,二话不说就跑,手里魔杖尖直冒火星,显然情绪激动到魔法险些失控。

留下三个人面面相觑。

黄少天吐槽“刚刚那眼睛看得吓死爸爸了”,叶修拿着听诊器若有所思,喻文州则看着王杰希离开的方向,难得迷茫起来。

第二天课间叶修到四年级教室找王杰希,两人来到角落他开门见山道:“你喜欢喻文州。”

语气笃定至极,王杰希立刻否认:“不可能。”

“有什么不可能?都是男生怕什么。”

“就是因为男生才——滚,你别给我下套。”王杰希压低嗓音,“你那东西绝对有毛病,你知不知道它挨着喻文州响成什么样子?那是心跳吗?说山崩地震还差不多。”

“跟你说了罗辑经手的东西绝对不会出错,你信不过我?”

“信不过。”

叶修呵呵,转脸笑得像只餮足的狐狸:“昨天某人看着黄少天,那眼神,啧啧,够吃味的啊?”

王杰希两只眼瞪成一样大:“垃圾话有意思吗?”

“有啊。”

叶修把王杰希的头转向另一个方向,温柔又耐心:“哥走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王杰希看清前方,超想骂叶修,可这人溜得比地精还快。

出现在视线里的,好死不死,又是拉文克劳的人,又是喻文州。好在没有黄少天。

他貌似刚上完变形课,一个人边走边折纸飞机,折好后从斗篷里拿出魔杖一点,扑棱棱飞起一只白鸽。

它穿过古老的石廊和日布的光影,落在王杰希肩膀上。

这展开两人都不曾料到,喻文州看见王杰希,想到他昨天的反常,招呼打得有几分迟疑:“额……前辈好?”

王杰希默不作声盯着他,盯得喻文州发毛。他并不知道面前学长心里汹涌澎湃:我喜欢他?我喜欢喻文州?怎么可能!我喜欢这小子哪一点!

他们大眼瞪小眼,最后还是王杰希率先打破沉默——他从本子里撕下一张白纸也折了个飞机,魔杖一挥,变成新的白鸽,和喻文州的那只飞到半空贴一块儿,就差来根树枝歇息着亲热亲热。

王杰希做完这一切,什么也没说便匆匆离开,再次让喻文州露出困惑的表情。

05.

圣诞节并不是东方的节日,但入乡随俗这么多年,霍格沃兹的华裔学生总有理由好好放松一下。

临近假期,去霍格莫德村的限制也愈发宽松,三年级学生犹为兴奋,每次去都满载而归,半个月下来校内盈满蜂蜜公爵糖果店的产品甜香。

某个天朗气清的周六,终于完成五张牛皮纸论文的王杰希和方士谦一块儿去三把扫帚喝黄油啤酒。

方士谦从坐下来就沉默,到第一杯啤酒端上来还在沉默。

王杰希清楚这人心里住了只动若打桩静如打坐的小公举,倒也不急,吹着香喷喷的黄油沫喝口酒,果然听见方士谦严肃又怨念地开口:“老王,咱俩可是从穿开裆裤就认识的。”

“我小时候不穿开裆裤。”王杰希举手表示清白。

“我穿行了吧恁多事儿!”方士谦瞪他一眼,“你今天和我讲话要掏心窝子,对我的问题不许敷衍,不许瞎扯,不然我们的友谊就算掰了。”

呦呵,还挺严重。

王杰希更加严肃地发誓:“没问题,你说。”

方士谦做了一番巨大的思想斗争,一拳砸在桌子上:“为什么我还是单身!我到底哪里不如张新杰!”

“……???”

王杰希脑筋转了转,反应过来:“你跟谁表白了?对方还喜欢张新杰?”

“这你别管反正不是和韩文清!”

方士谦大手一挥:“我就纳了闷了,那小子哪里好值得她喜欢……”

“男TA女TA?”

王杰希诚实地问,收获方士谦兔子红的愤怒眼神一枚。

杀父之仇也不过如此。

“女生,明白,”王杰希摊手,“您继续。”

“……张新杰,高冷面瘫,强迫症晚期,我要是女生除非请管家不然根本不会考虑他好吗?”

方士谦忽然泄气趴在桌子上:“唉这么背后diss人家,呸,太不齿了。”

王杰希想,这和一山不容二虎一个道理,张新杰除了严谨到刻板真挑不出什么毛病,此刻被方士谦这么diss除了情敌原因,一校不容二奶啊。

“方士谦。”

王杰希慢慢说道:“其实你这人,脾气不好,性格马马虎虎,开朗不假,却很容易炸毛,嘴巴毒还硬,最要命的是垃圾话技能没点满,动口不成就动手看得人窒息……”

“我靠,这真是掏心窝子讲话的亲兄弟。”

“别打岔——不过。”王杰希一个转折,“你是个好人。”

空气凝固一分钟。

“用得着你发好人卡!!”

方士谦拿起杯子大怒,可王杰希眼里的真诚叫他哑火。这杯酒最后没扣在王杰希脸上,他自己默默喝掉一半:“那我哪里好?”

“都挺好。”

“屁嘞你不是糊弄我吧。”

“懒得糊弄你。”

方士谦哼哼几声,还算满意:这大小眼朋友可算没白交,平时吝啬表扬自己真表扬还特别不耐听,但看在这货如此诚恳的份上不计较了。

“今朝有酒今朝醉,明年桃花照样美。”他一口气喝完剩下半杯酒,“我怕圣诞节回家我妈领我相亲,你说有没有天理我才十四岁啊相毛线亲……”

方士谦酒量差的人神共愤,黄油啤酒平常人当热饮喝,他一杯下肚就醉醺醺的,还要在醉倒之前拉人侃大山,话量是平时的三倍,滔滔不绝堪比黄少天。

好在王杰希既然能对着真•黄少天开防火墙,对着伪•黄•方士谦就能打太极,陪聊技术炉火纯青。

可话题走向不太对。他们聊起了喻文州。

主动提起喻文州只因方士谦当初错认他为女孩子,他气王杰希驴自己,气自己不长眼。这两年和喻文州黄少天一众人交往多了,他愈发觉得这小子不是等闲之辈。

“喻文州啊……小小年纪,心脏。”

“比得过叶修?”王杰希皱皱眉,提起叶修他一肚子气。

“两种路数的心脏,叶修最让人气的地方在于真心实意,懒得说客套话;喻文州是笑里藏刀,绵里藏针,客客气气,砍你一刀。”

“总比苦大仇深砍你一刀要好。”

“那倒是,不过这小子天天笑也不嫌累,我有一次试了试,不到半天感觉脸抽筋。”

“你盐吃多了吧……”

“不是,王杰希你干嘛老怼我!我说喻文州一句你就怼我一句!你是不是叛变了你是不是和他私通了!”

方士谦的怒目没有焦点实在没甚杀伤力,王杰希只当他耍酒疯,一巴掌拍他脑壳子上,昏睡过去了。

店里的啤酒都是自动续杯,王杰希连喝三杯,胃里黄油香得发呕。付了两个人的酒钱,看看睡着的方士谦,王杰希心里苦。

第二天是圣诞节放假前的最后一天,没有课,要回家的都在收拾行李,留校的在城堡里到处晃悠,霍格莫德村也暂时关闭不再接待学生。

王杰希抱着一大罐糖果店的巧克力球,悠闲地看方士谦打包:“提前祝你过一个美满的圣诞节,相亲愉快。”

“相亲?靠你怎么知道的!”

方士谦气喘吁吁一屁股坐到行李箱上,终于扣上开关:“我昨天喝醉后是不是和你说了什么?”

“没有,我算出来的。厉害吧?”

“厉害个鬼。”

好不容易打完包,已经六点了。方士谦睡到下午才起来,一天没吃东西饿的胃疼,王杰希表示想出去吹吹风,不陪他去大堂吃饭了:“请你别再喝酒,一滴酒精都不要沾。”

“知道了知道了赶紧出去吹风。”

方士谦撵完他,摆手跑路。

王杰希沿着斯莱特林地下室往中庭走,一路灯光幽黄温暖,成对的情侣融进烛影里私语,看的单身狗很受打击。

虽然良家少年王杰希对恋爱没多少兴趣。

他走到拱廊处,隔着落雪的银白庭院,对面石柱下一个熟悉的身影在向他招手。

喻文州。

王杰希不想吐槽最近“偶遇”这小子的次数未免太多——他想起来,这条拱廊对他们二人的意义还蛮特殊。

他从未跟人提起过,他曾在这看到喻文州哭。

06~11  shimo

辣鸡lof屏蔽我好气哦

评论 ( 19 )
热度 ( 474 )

© Aran天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