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an天道

And my love he has stolen away.

谢谢这场有你们的青春尾声(1)——致我一辈子的后盾


我和璐璐子对彼此的称呼几乎一年五换。
最开始我们互称基友,后来互称老婆老公,后来互称亲爱的,延续到现在,张口闭口就是“亲爱的么么哒你最好啦”。
至于辨识度最高的“璐璐子”,拜我们的好损友鞋号所赐,那段时间大家都在补宇宙巡警露露子,或多或少都是扳机社粉丝,鞋号最初提出这个昵称时,我们不约而同想到各种梗,最后一槌定音,日日夜夜“璐璐子璐璐子”。
璐璐,是她的小名,也是她真名的第二个字。


说了这么多称呼相关,我们的关系还没说明:我和璐璐子是东北老乡,都是D市人,真真是有缘千里来相会。她家住市区,我家住高新区,高中她学校是贴吧群战王者,我学校是吃瓜高冷帝王,有关那些年D市前五的高中在贴吧里的腥风血雨还是上大学后她讲给我听的。
我:我都不知道,高中三年我差不多戒了两年手机。
璐:我只有一台苹果,巴掌大,回家偷偷开电脑上网。
我:……IOS远离我,安卓永不为奴。


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大一开学轰轰烈烈的校组织招新活动里,确切说是在AIESEC复试的小组讨论上。
那是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军训期间晚上大家都四处奔波参加面试,好不容易把自己洗白白打扮的人模狗样来,结果当天晚上我开始人来疯,莫名其妙就拿下小组讨论主导权。
那天是我生日,我记得猴清楚,还是中秋节。难得中秋节和我生日同一天。
在场的同学知道后纷纷祝我生日快乐,大家又开始聊彼此籍贯。混在一群大江苏人中间我似乎是家离得最远的,结果另一桌学姐听到我自报家门,回头拍拍我:
那边一组,有个妹子和你一样也是D市人。


我们隔着整间教室,遥遥相望。
确认过眼神,是一个家乡的人。
于是我们在大庭广众之下热烈相拥,奔向对方的同时嘴里高呼:
“老乡!!”
“老乡!!!”
围观群众表示喜闻乐见。


上个月我俩还聊到这段,她说:
艾玛不知道当初哪个女人抱我抱得那么紧,叫我叫得那么亲!说好我是你的小心肝,现在呢,天天就知道欺负我,我连你的肾都不如,嘤嘤嘤(ಥ_ಥ)
我:你可拉JB倒吧大兄弟,当时你喊我的分贝都特么要顶破天花板,满教室就听你瞎嗷嗷,一下把我喊激动了可不就冲上去深情相拥……再说你确实没我的肾重要,我靠它来开车啊。
她:秋名山早就塌了,醒醒。你现在连辆灵车都开不出来。
我:呸!


当天晚上我们互相交换了手机号和QQ,AIESEC面试的地方在我的校区,璐璐子的校区和我们隔着一座桥,横跨护城河,因此两校区被我们奚落为水乳交融。
但比起自己的校区,我更喜欢璐璐子的,我们明显翻新过,面积小楼少还都是现代化风格,也就小凉亭石板桥和荷塘有那么点儿特色。
璐璐子她们校区是古色古香的民国风,有的建筑差不多能追溯到晚清历史,我也没具体考究过,但浓浓的西洋风红墙瓦大理石前厅,没跑了,秋赏银杏也是最亮丽的风景线之一,第一年我就被满园铺天盖地的金黄色震惊到了。
咳,又跑题了。


我让璐璐子回寝室给我发消息报平安,她说好。接着我们养成了每天互相问候聊天的习惯,过了几天军训午休时她溜进我们宿舍和我舍友混熟了,等到十一节后百团大战我们双双加入动漫社,俨然一对神仙眷侣。
……
…………
好吧并不是的,这家伙背叛过我两次!!我们的口号是烧死现充!!!什么基友?我不认识我没有!!!


璐璐子长得很可爱,有一头真正的齐腰长发,初见或许会觉得其貌不扬,但仔细看会发现她五官生得小巧精致,眼镜很大程度阻挡了这货的秋波——因为天生丽质所以璐璐子不管多糙的状态都能拍出最完美的自拍。
我真的是羡慕嫉妒恨,常年对准镜头发僵发软落荒而逃的我真是怂包。
这种时候只能掐她脸了对不对!
顺说璐璐子怎么可能糙。
你见过糙如汉子的lo娘?不可能对吧。
——没错我家璐璐子是lo娘!还是妆娘!大学以来我的主持人妆容,漫展妆容,和一些紧急抽调当组织面试官的场合,我这张大脸都是由她一手包办的。


上周我舍友逛空间,忽然问我,胡宝,璐璐子入lo坑几年了?
我:大一下学期入的吧,被她前男友怂恿的。
我舍友:哦……她一年四季都穿lo吗?不会热不会冷吗?
我:哇这个问题你早就问过啦宝宝,lo裙也是有季节性不同款的,璐璐子从来没因为lo裙生过病。不过你咋突然问这个?
我舍友:因为她这个月每天几乎都在抱怨尾款地狱,感觉她一直在补尾款补尾款补尾款。
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我之所以笑得这么惨绝人寰,是因为想到当年和璐璐子关于lo裙尾款有过如下对话。
我:剁手一时爽,尾款火葬场。买了悔三天,不买悔三年。这位朋友,尾款付完了吗?你为什么还在打剑三,为什么不好好学习?你不好好学习将来赚不到钱拿什么还尾款?买这么多小裙子你爸妈知道你如此奢靡吗?订单截图发过来我给你妈汇报一下……

璐:哎呦我靠你可闭嘴吧!!!


我给璐璐子拨电话把我舍友的感慨转达过去,璐璐子忙着去上课,只听一阵兵荒马乱的脚步声,她的声音美妙动听。
“嘤嘤嘤嘤嘤你欺负我QWQ!!!!”
我立刻挂了电话。


璐璐子基本不和人打嘴仗,除非碰到她底线她能用正宗东北粗口骂半小时,这种情况发生几率几乎为零。
但她,遇事不决,就会,嘤,嘤,嘤。
听过沐帮主的《千本八卦》吗?要不是我知道这货在世纪佳缘三里负责指挥,并不是XX帮会帮主夫人这种贤内助形象,不然我深度怀疑那句歌词,“帮主夫人要会嘤嘤嘤”是为她量身打造的了。


不过仔细想想,我们现在同在我创建的损友群里,她的地位是群主夫人。
群主夫人要会嘤!嘤!嘤!
拍黑板,记住了,这是送命题。以后各群主找老婆就按这标准来。
唉,我在背后这么吐槽她恶意卖萌,被她知道会不会杀到我寝室楼下唱威风堂堂指名点姓说“是330的XXX点播的,大家欢迎!”

阿西吧,她真干的出来。


可能有人看到这里觉得,我们的属性和相处模式是:
毒舌二逼攻(我)和卖萌女装受(她)。
醒醒,她本来就是女装。
然而事实是,璐璐子在我们的相处过程中绝对占据了男友力女友力MAX的万能位置,没有她解决不了的,没有她束手无策的时候,她一直是我最坚实的后盾,万能哆啦A梦!


当然,最好的感情,往往不是一帆风顺。
我们吵过架,几年里唯一一次,惊心动魄得现在想想都后怕。
一次直顶其其他朋友们十次的气场。
这辈子都别再来了,阿门。




————————————————

马上毕业了,离开大学应该就是真正的老阿姨了?在这个00后开始叫嚣当道的时代里我们还站在青春的尾巴上呢。所以想写一下这个更新不定内容抽风的小系列,应该具体会讲五个人,谨以怀念,为日后,乃至多少年后的自己留一份回忆。
如果回到三年前踏进这所大学的那一刻,我绝不会想到陪我走过未来四年的狗损友们,是一群最棒最暖最令人难以割舍的,家伙。
能够真正称为朋友的,一生中能有几人?而我何其有幸,仅仅四年不到就有了你们,注定会交好一生。

谢谢这场有你们的青春尾声。
谢谢你们丰富了我单调的青春。
我们彼此相遇相知,是为了到那天能够微笑着说再见,不留遗憾。
而我们必定会再见,我始终相信。

评论
热度 ( 27 )

© Aran天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