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an天道

And my love he has stolen away.

【方王】堪堪


01.
王杰希这辈子还没这样慌乱过,突破北京令人发指的晚高峰,一路从西单挤到协和某间病房,发现让他慌乱的罪魁祸首正拖着石膏腿,歪在枕头上和邻床老头子下象棋。
“……”
就很想砍人。


偏偏这货看到他,没有一丝一毫的羞愧和反省,连人带腿差点蹦起来:“我靠你怎么来了!?谁告诉你的?”
“微博已经炸了。”
王杰希累得没一点好气,手里两个塑料袋砰砰丢到椅子上,一屁股在床边坐下来,微凉的空调风吹得情绪平和了些。
“我要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是蠢,就是彪。”
王杰希打开手机给他看,屏幕快要怼到人脸上:“上午有人把车祸现场拍摄下来,全网哭天喊地给你祈福,楚队说粉你的苏州妹子组队踏平了寒山寺——方士谦,你真厉害,出国后一声不吭不更新动态,一回国就搞个惊天大新闻,人才。”


事情其实很简单,方士谦学校放假,好容易回归社会主义怀抱,很想体验人间疾苦,扫辆小黄车没骑几步,拐弯处叫后头一辆没减速的宾利结结实实撞飞出去。
还好只是一条腿骨折。
王杰希一天没刷微博,下午逛街电话被打爆,内容无一例外是“老王,老方车祸住院了你造吗”。
我不造啊!
王杰希撒腿去打车,来不及和家里人解释。


方士谦终于有些不好意思,嘟哝一句我也不想啊,从袋子里翻出五花八门的慰问品,生鱼片、柚子、蜜桔、巴黎贝甜……还有斗大的六神花露水。
“这是来下乡扶贫?”
“我妈带我和我弟我妹逛街,看到消息我直接过来,哪管带了什么东西。”
“不过生鱼片我是真的想吃,老王爱你么么哒!”
“别贫,不许吃。”
“为什么!你虐待病人!”
“这算什么病?自己作的,该。回来骑小黄车嘚瑟,忘了你从前在微草楼下摔得狗啃屎的样子?”
“王杰希你无理取闹,这是两码事!”


王杰希懒得和他计较,手起皮落剥了个蜜桔塞他嘴里,方士谦吧唧吧唧咬住吃掉,边嚼边嫌弃地看着他:“你洗手了吗?”
王杰希:“……我真不介意把你另一条腿也打骨折。”
自己究竟图什么?图方士谦和他顶嘴气他?


25岁的方士谦相比多年前的小方,脸皮厚了一点点,节操掉了不止一点点,面对王杰希二者更是成几何倍加厚掉落,换作少年时期的方士谦,“老王爱你么么哒”这种没皮没脸的话他决计说不出口,还会鄙视类似言论:光天化日朗朗乾坤恶不恶心?
但后劲大得匪夷所思。
王杰希剥完一整袋蜜桔,终于首肯病人吃生鱼片,方士谦欢天喜地打开食盒,忽然捂住嘴,表情如同失足少女:“我刚刚是不是跟你说了么么哒?你什么都没听见哈!”
“……生鱼片也堵不住你的脑回路。”



02.
王杰希所说的“狗啃屎”事件,在微草是桩半个字都不能提的方士谦中心黑历史。
那会儿两人已经出道,双双逃离学海有段时间,方士谦刷朋友圈看到考到南方的发小学会了骑车,还入手一辆要多炫酷有多炫酷的Nicolai,不由眼红起来。


“你眼红什么?以后直接买轿车开呗。”
王杰希以为他单纯羡慕那辆尼古拉,方士谦痛心疾首,指责王杰希直得一条肠子通肚脐,没有浪漫主义情怀。
“自行车!它的后座意义非凡你明白吗!在风中自由驰骋的感觉你明白吗!”
“你发小的车没有后座。”
“……反正我要学骑车,楼下空地挺大,天然练车场所,就这么定了!”
王杰希不是很懂,看着他说你开心就好。



方士谦骑的是王杰希家里一台闲置的折叠,他弟弟用过一两次后放在库房里积灰,正是这辆车让王弟弟成功出师,王杰希拿给方士谦也有些希望能加上buff的意思。
“王杰希,你今天挺帅气的!”
方士谦喜不自胜,难得不违心又诚恳地表扬了一下队长:“一个帅气的大小眼。”
“我一直很帅。骑的时候小心点,别摔死了。”
“你大爷!”


方士谦学车,微草一众来看戏,取悦了大部分人,苦了余老板。他家副队长信誓旦旦保证安全驾驶,不会伤手,余老板忧心忡忡,想着19岁大男生劳逸结合,不要打击孩子积极性,决定亲自上阵给方士谦把着后座,让他放飞了骑,帮他保持平衡。
方法和大部分人经历过的见过的一样,只是谁也没料到,场上王杰希浪到没影,场外方士谦骑车真•浪得放肆。
龙头握在手里左扭右扭就是不对前方,余老板弯腰跟在车后面也左倒右歪,一刻也不敢撒手。
方士谦浪了一个小时,围观喊666的吃瓜群众从嘲笑他方向感,转而关心余老板饱受摧残的腰。


方士谦很惭愧,小心翼翼表示:老板,我可以了,您等会儿放手吧,保准骑直线。
余老板心力交瘁,揉了好一会儿腰点点头:行,走放手,你小心点。
然后,方士谦重新上车。
然后,余老板悄咪咪松开手。
再然后,众人眼睁睁看着自行车诡异得九十度大直角转弯,冲着路灯杆去了。


一出人仰车翻的世纪惨案,余老板不顾酸疼的腰,跑过去关心方士谦的伤势。奇迹般地,手除了蹭破一点皮压根没事,左腿膝盖就很惨不忍睹了。
“狗啃屎。”
王杰希扶他起来,没憋住,吐槽一句。
方士谦疼得撕心裂肺,狠狠剜他一眼:“就你话多!”


后来经过多方秘密渠道和小道消息,方士谦骑车摔倒的黑历史被广大队外朋友获悉,且版本越来越离谱,越来越不可信。
“老方以前在微草学骑车,摔了个狗啃屎!”
“老方以前在微草学骑车,摔下来啃了一嘴泥!”
“老方以前在微草楼下骑车,摔下来砸到一条狗,那狗刚刚大便过!”
“老方以前在微草楼下骑车,摔下来被狗砸了脸,还啃了一嘴【哔】。”


方士谦肺都要气炸了:都他妈什么乱七八糟的,谁起的头?谁这么无聊?


多年后某次微草聚餐,余老板望着一桌新人,流水的队员铁打的王杰希,方士谦也不在那个熟悉的位置上了,忍不住感慨:“小方还没赔我膏药钱,为了帮他练车,差点腰间盘突出。”
“但他赔了你两个奖杯。”王杰希笑了笑。
“是啊。”
余老板也笑了,过往尽在不言中。


袁柏清好奇,偷偷密聊失联许久的方士谦:“师父,余老板说你以前练车?自行车吗?啥时候呀?”
对面二话不说,发来一串房间号密码和语音。
“为师看看你长进没有。”
“卧槽别啊!!!!”


旁边啃鸡腿的刘小别一脸懵逼:“??”






——————————————————————
有没有后续我是不知道的

评论 ( 9 )
热度 ( 128 )

© Aran天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