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an天道

And my love he has stolen away.

关于久别之人

*小妄想,激情产物,私设多多


尤里还活着,真好。
米哈伊尔靠近弟弟时由衷地如此想到。


因为失血,年轻的天狼没什么力气地倚靠在墙上。米哈伊尔自认克制,或许久别重逢暗藏喜悦,加之吸血鬼的本能,他向来冷静且清醒的意识撞到了一堵钢板,于是他放纵了几丝欲望。
天狼的血,味道和一贯的猎物不同。
米哈伊尔缓慢吸食着尤里的血液,他们血脉相连,吞噬着弟弟仿佛也在吞噬着自己。
这感觉既令人不舍,又叫人迷恋。


尤里的体力消耗大半,却笔直地绷紧身子,宛如不会折断的刀锋。
17岁少年人的身体无疑是漂亮的,纤长却不羸弱,骨骼棱角分明,线条流畅,肌肉谈不上发达却蕴含着力量。
何况他是名猎人,沐着鲜血的宿命填充在这具漂亮的躯壳内,里外将少年染红得透彻。


可尤里到底不是血腥的,真正活在血海里的只有自己。
米哈伊尔想着,又靠近几分。尤里半睁着眼并没有反抗,瞳孔清明,是熟悉的蓝色。
他静静注视着米哈伊尔,没有放松身体,却默许了他们之间早已越界的距离。
他们的目光齐平。
——他长高了这么多。
米哈伊尔不由回想起过去,那时的尤里太小了,小到米哈伊尔常常担心他会受伤。尽管他们骨子里流淌的是天狼的血,生来不凡,保护弟弟却是哥哥的职责。


他的小狼长大了。
米哈伊尔笑了笑,将尤里拥入怀中,轻柔得像在拥抱刀锋。而那具刀锋触到他的怀抱便褪去了致命的锐利,化成了曾经生命中最重要的家人。
米哈伊尔的侧脸枕着尤里的头发。尤里依然一言不发,他变得沉默,米哈伊尔亦然。
沉默寡言是成为大人的标志,米哈伊尔幻想过太多次尤里如今的模样,何种想象都不及眼下实实在在的体温来得真切。


虽然他变高了,还是差自己一些。
米哈伊尔垂眸打量着,惆怅和欣慰交织。尤里还会继续成长,他会更高更强,而自己已经永远停滞在过去的某个时间点上。
“米哈伊尔”死了。
死在狗镇覆灭的那个雪夜里。
现在的米哈伊尔已经不是天狼,他自己都不晓得自己是什么,他体内的血是静止的,掺杂了无数不属于自己的成分——人类的,猎人的,血族的……他真正的血液或许已被冲淡。
那他和尤里的羁绊是否还在呢。


尤里打了一个寒颤。米哈伊尔的拥抱太轻,没有多少力道,因为他记得弟弟体质畏寒。尤里还是那个怕冷的小家伙。
他在他的弟弟眼里看到了自己,布满伤疤的脸,黯淡无光的眼睛,捉摸不透的表情。他还看到了尤里的疑惑,转瞬即逝。
他一定在疑惑,自己为何会变成这样。
米哈伊尔也没有确切的答案。
过去他很爱笑,他记得笑的感觉,记得开心的感觉。不过现在他没有多开心,因此也没有多少笑的机会罢了。


“哥哥。”
尤里唤道,夹杂着气音,像极了叹息。
米哈伊尔感受到尤里不再僵硬的手臂环住他的身子,完整地回抱住了他。
身为兄长的吸血鬼闭上眼,抛下了体贴,要把对方揉进骨子里一样,紧紧揽住弟弟的脊背,紧锢住蝴蝶骨,禁锢了那双将欲展翼的翅膀,只希望他能多停留一会儿。
尤里的喉咙里压抑着发狠似的哽咽。


米哈伊尔想,他注定是不能善终的。过了今夜他们又要分道扬镳,再见或许就是诀别。
上一次诀别换来了重逢,下一次是死亡。
命运对他是公平的。
夺走了他的呼吸,心跳,天狼的身份,母亲和族人还有家,一无所有之下又把尤里带到他面前。这就足够了。
他渴求尤里的血液,渴求和弟弟的拥抱,不过是在祈盼。
他的过去埋葬在狗镇,现在隐藏在黑暗,未来却在尤里身上,他的弟弟终将撕破长夜,走向光明。
所有逝去的天狼寄宿在尤里的灵魂里,届时会和他一同迎接光明。
已经不算天狼的自己,也能沾得几分眷顾,触摸到光。


所以活下去啊,尤里。
他在枯竭的心中对弟弟道,一如当初的嘱托那般。米哈伊尔相信,尤里不会让他失望。
因为他在尤里发间嗅到了冰雪气息,来自遥远的西伯利亚,来自已成废墟的狗镇。
更因为他如此心愿道之后,尤里陡然收紧的胳膊。


“哥哥。”
他再次呼唤他。
像是知晓了什么。

评论 ( 11 )
热度 ( 678 )

© Aran天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