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an天道

And my love he has stolen away.

【方王】单身阵线联盟

*天降不敌竹马的小甜饼,第一人称双视角
* @o_O




01. W
方士谦又交了新女友。
如果我没记错这是第三个了,他从小女人缘积了德似的好,情书源源不断,桃花常开不败,真怀疑他上辈子是贾宝玉。


我不是嫉妒。
不过说嫉妒也没错。
这种事放在别人身上,同为男人一般会嫉妒哥们儿艳福不浅,而我是嫉妒那群给他告白递情书的妹子,能光明正大地对他说我喜欢你。
不要怀疑你瞎了眼,你没看错。如果你的神经比较纤细不至于粗直如方士谦,这句话的意思就是我喜欢方士谦。
可惜我喜欢的是一头钢铁直男。放在直男直女的世界里八面玲珑又吃香,放在基佬姬佬的世界里就像头坦克,宇直到无坚不摧。



从小到大我试验了无数次,在这货的思维里,一起睡觉等于盖被子一起打呼噜,看电影等于一起吃爆米花,“我想和你永远在一起”等于“我们当然是一辈子最好的哥们儿啦,虽然你大小眼但爸爸爱你”。
然后?没有然后了,我把他摁在地上胖揍,使劲摩擦。
这些恶心巴拉的话搁现在讲会崩我人设,换作当年天真无邪的王杰希就很OK,那个年代也是我制霸老胡同的光辉岁月,方士谦没我高没我壮,别说一个他,来八个我都照揍不误。


所以很多年后,当我被某学弟拿来做垃圾话素材:别说一个王杰希,八个我都打得过!教方士谦听见后,丫笑得满地打滚,再滚滚地都蹭白了。
“老王你知道这叫啥?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哎呦我靠!!!!”
我收回踹出去的脚,笑了笑。
我饶你大爷。


话说回来,他这次的新女友长得最好看,倒不是历任女友里最漂亮的,可五官气质都是他最喜欢的那款,也是我最欣赏的那款。
怎么,基佬就不能欣赏妹子吗?你们不要带有偏见好不,非黑即白的。
反正,他选的人,哪里会出错呢。




02. F
他们都说我是再世贾宝玉,因为从不用担心找不到女票。我说得了吧,比起贾宝玉的女人缘我更想要他家的财富,有钱才是正道。
然后王杰希说我俗。
说的时候非得把他清奇的左眼对准我,翻起一个堪称优雅却因为不对称,怎么看都能吓死人的大白眼。
乖乖,自从认识王杰希,我怕鬼都是有原因的。


最近我谈了新女友,也是上大学以来的第三任。隔壁文学院的院花,江南妹子,小家碧玉温柔似水的精致girl。
细巧到什么程度呢,出门在外我要时刻提防自己的言行,生怕自己太糙损害她的形象。
王杰希天天笑话我直男,我不服气,觉得自己也算半拉精致的猪猪男孩,现在才发现自己只猪不精,约会时的穿衣搭配还是要请教隔壁老王。


两个大男人逛百货中心似乎挺微妙,关键打小我和老王就被各自老妈拎着逛街,发展到后来,老妈们相约压马路,我俩就要自觉穿鞋跟出去。
假期回家我妈催我买衣服,一边掀我被子一边训我:“回来就知道睡睡睡,出去给自己买点新衣服收拾收拾!叫上杰希一起啊,20岁了审美还没开窍,真让人发愁。”
亲妈的话向来字字诛心。
唉,心里苦。


我在王杰希家楼下等他,丫打着哈欠出门有些萎靡不振,一看就通宵打联机了,可打扮得人模狗样,英伦长风衣格子围巾,怎么看都骚包,街上回头率百分百。
我暗暗挺起印着BOY LONDON的胸膛,哥怎么也算潮男吧,不能输给小资产阶级。


“哎,你女票喜欢哪种风格的打扮?”
进商场前他问我,厚重的玻璃门被呼啸而入的寒风一贯,直直往后退,我赶紧撑住门板示意他进去,王杰希微微笑了下,进门站在暖风下等我。
“我不造啊,她就提过一句喜欢看英剧。”
我搓搓手心,打了个寒战:“我觉得你这风格她肯定喜欢,照着你习惯买就好。”
“行吧。”
他两手插兜,我们一前一后上了扶梯,我听到他嘟哝了句什么,回头问他说了啥,王杰希瞅我一眼:没啥。


唉,妈耶,同样是男人,同样是长风衣,穿在隔壁老王身上活活男模范儿。嫉妒啊。
一定老多小姑娘暗恋他。




03. W
“我觉得你按自己的风格就好。”
上扶梯后我搁方士谦后边儿这样念叨,他没听见,我松了口气。
其实方士谦还好,不糙,品味很潮,就是宅起来无人能及,在学校没课的时候就窝在宿舍睡觉,回家没事儿干还窝在家里睡觉。阿姨对他大动肝火是很常见的,只是他们方家人吵架,最后总要牵扯隔壁老王躺枪,我有些……
不仅不难受,还美滋滋。


“老王,你看那件衣服,陪我进去试试?”
刚上到男士专柜层,方士谦主动扯了我一把,目的地第一次不是运动品牌我还有些不适应。
进去等他的功夫,导购员小姐暗暗地笑,最后没忍住走过来八卦:“先生,您和里面试衣服的先生是朋友?”
“发小。”
我简单道。


方士谦挑东西有些婆妈,天蝎座的命处女座的病,结账倒是很痛快。我陪他扫荡了五家专柜,赚得盆满钵盈,临走前还很不客气地塞给我一半袋子,美其名曰有福同享。
对不起,这个福享不来,享不来。


我这发小从小就不是安分的主,他是八岁随家搬到老胡同里的,刚来那会儿他真的又瘦又小,无怪乎现在我如此嫌弃他虎背熊腰的大高个。我妈叮嘱我说隔壁新邻居家有个小弟弟,让我多带他玩玩,多关照关照他。我也算听话,看到落单的方士谦就上去拉他一起玩。
可这死孩子一见我就哭,哭得惊天地泣鬼神。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欺负他了,我爸妈各训我一顿,我比窦娥还冤。
于是升小学之前的那个假期,我压根不去理他。开学后听说方士谦转到二年级班,我更不屑了:嘁,年纪比我大,哭得比我多,没出息。



我们真正熟悉起来恰恰是在我最看不起他的时候,放学时方士谦扭扭捏捏走到我们班门口,涨红了脸喊:“王杰希在不在!!”
一屋子人都安静了。我一头雾水看他发现了我,恶狠狠地朝外一摆头:“你爸妈今晚加班回不来,我妈喊你去我家吃饭。”


然而我的关注点其实不在吃晚饭的地点,而是回家路上方士谦耿直歪向一边的脑袋。
“方士谦,你是不是刚刚扭到脖子了?”
方士谦痛苦的斜了我一眼,不说话。
我没忍住,哈哈哈笑了五分钟。
现在想想男人的友谊发展得总是如此莫名其妙,我是因为看到方士谦出糗的一面感觉很好玩,就对他好感度大增。那货说他小时候看我就哭是被我的大小眼吓到了,后来看我站起来没那么可怕,心里也对我更亲近了点。


这我还能说啥?打一架算了。
我没有很强的占有欲,但无论男生女生,最好的朋友某一天起褪去你最熟悉的模样,开始以崭新的面目和他们喜欢的人并肩交往,至少在这段感情发展初期,通常是你和他距离最远的时候。因为他全身心投入在自己交际圈之外的新关系里,用心经营,相应的代价便是不得不忽视身边的人。
光是想想我就很膈应,可谁让我们都是男的呢?方士谦对同性之事一直抱着模棱两可的态度,我常常怀疑他已经知晓我的性取向,为了我们的友情便一直没撕破伪装交流。


若这真是方士谦的想法和措施,我不得不说佩服。他大大咧咧的外表下一直都是一颗玲珑心思,今天约我出来买衣服,想必一是为了他老妈的交代,二是表明态度:我就算有了女票,你还是我哥们,有些事和你才能一块儿做。


我也无甚纠结之处了。何必执着。
赶巧我妈打来一通电话,说让方士谦今晚来家里吃饭,方家父母都来。方士谦隔着手机听见,两眼发亮,拉着我直奔我家的老楼:“走走走还等什么!饿死我了!”
“叫你睡觉不吃饭。”
“你一个通宵打游戏的没资格说我吧!”




04. F
北京城檐儿上的冰雪消融,落在地上汇成春泽。回暖天最嫩的绿景里,我又失恋了。
当然,锅肯定不在老王身上,作为我的搭配顾问,老王的品味从没让我和我的女票们失望过。放在抖音里就是从未让小女生们失望过的别人家男朋友。
靠,这么一对比显得我才是单身狗。
明明他一次恋爱都没谈过!?


文学院院花率先提出的分手,理由是我观摩完毕一场精彩的电竞比赛后,跑到阳台上嗷嗷中国队牛逼的行为幼稚又掉价,很不符合当代大学生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
我听得差点儿没气笑。
我自认从小尊重女性,因为我妈从小教育我没有女人就没有男人。
可你说现在的女生真难伺候,她不许我打游戏,好我不打;她不许我睡懒觉,好我不睡;她要我记住她爱用的彩妆品牌,以后发朋友圈让我看准了买,好我记……
可这通指桑骂槐式的数落,恕我无可忍受,越界了。


“分手吧。”
我率先提出来。看女票楚楚可怜的表情里将滴未落的一丝梨花泪,良心不痛是不可能的。可我心里前所未有的安稳。
惆怅,也是有的。


晚上我拎了一箱菠萝啤回寝室喝,边喝边追忆自己的大小情史。正儿八经开谈恋爱是从高一开始,那段初恋真是一个人情感世界里最美好的芽儿。
后来为了考大学我硬生生掐掉了所有念头,熬到毕业以为出头日子来了,才发现世上哪有那么多顺利的感情,众里寻他千百度,不如单身独在阑珊处。
前两次的分手原因是啥我不太记得了,反正总归是闹得不太愉快,这次和院花女票整这一出,心里不知怎的更不舒服了。
抓耳挠腮的,仿佛有东西如鲠在喉,就差临门一脚,来个人点醒一番。


今晚我仨舍友都不在,蹦迪的蹦迪,开黑的开黑,老林还被抓到姑妈家开小灶。所以夜半敲门声响起时,我第一反应是醉了,第二才想到,醉个屁,谁啊。
是王杰希。
我已经丝毫不见怪了,从小到大我所有的狗样鸟样,他都会最先发觉,最先靠近,最先开导。
虽然王杰希不是善于良好沟通——仅限于我——的那种人,可他每一次出现的时机都太巧太让人觉得舒服了。


不瞒各位,曾经我幻想过,如果我是女生,我他妈打死也要嫁给王杰希。
这个懵懂到有些无知的念头始于幼时王杰希帮我出头的一次经历,那一刻我看着从天而降的王杰希打散了一干堵截小屁孩,拽着我跑出三条街,终于明白少女漫画的好处。
就是可以正大光明YY啊。


“你没事吧。”
他二话不说反手关门,屋外冷气鱼贯而入,室内充斥着酒精因子和醉鬼乱哄哄胡话的气氛终于冷却了点。
他还是一身风衣,有型有款。这副养眼的景致我居然看了十多年都没动过心。
我睁着迷茫的双眼,模模糊糊间王杰希似乎俯身拍了拍我的脸颊,轻声唤我。
——一加一等于几?
——我是谁?
——喝高了?几罐菠萝啤而已,洗把脸睡觉去……


——我看你就是和王杰希走得太近,哥们儿根本就不是你俩那样相处的!你怎么就听不明白呢方士谦!
蓦地,埋藏在我潜意识里最令人厌恶的一番话自动浮出水面。
我终于有种承认,酒精真的是醉鬼碰不得的东西,尤其那个醉鬼叫方士谦。
因为我的身体作出了最快的反应,一把站起来抱住了王杰希。
他僵在我臂膀里,只有短短一瞬,可我依然捕捉到这丝狼狈。王杰希哄小孩儿似的拍我后背,从小屡试不爽的一招这次也灵通。
我已经比他还高了两公分,可老王体格比较MAN,宽肩窄腰的,抱一只183的宅男毫无负担。
于是我趁着他准备把我扔床上的功夫里,扯扯他的袖子,认真地问:
“老王,你知道我又失恋啦?”
“嗯。”
“那敢情好,你现在就给我立字据。”
“什么字据?方士谦你喝懵了吧?”
“不是,我很严肃!”



我怀揣着从未有过的念想和心情,端住了直男最后的脸皮和薄薄的觉悟,痛定思痛地揭开那层伤疤,期冀他能看到下头的话语。
“王杰希,我谈恋爱谈得真他妈累。我想清楚了,我早想好了,如果你还是喜欢我,咱俩试试呗?我是不是渣男你自己心里最有数,不怂就明天中午给我回信儿,我12点准时起床。立字据!”
接着老子眼睛一闭,彻底人事不省。




05. W
我自诩已经很了解方士谦的大脑构造,可这厮仍旧擅长不按套路出牌。
可能这就是为啥那么多妹子前仆后继喜欢他的原因吧,比起纯正的男神,越来越多人喜欢男神面孔的男神经。


我和方士谦一个大学一个校区,他学医的平时忙一点,唯一空闲的周四上午还是我最抽不开身的选修课,一门立志要将证券投资的美好传播到校园所有角落的商院课程,托它的福我可以上课肆无忌惮看手机,因为所有人都被老师摁着头参加了模拟股票大赛,假装看涨停板还是挺好的。
方士谦的好友圈没有动静,微博空间个签一字没改。
看来他是真的准备睡到十二点。


前排黄少天朝后扔了个纸团,正好砸在我虎口上。我眼疾手快收好,打开一看:
你昨晚去安慰老方了?
消息挺快啊。
我点了点纸条,没吭声,原封不动给他扔了回去。


试想一下,如果你被你最好的哥们儿表白,或者被强行表白,你是什么感受。
普通直男:不行我得逃。
普通基佬:嘿有点意思。
非典型直男:听听原因再灌药。
非典型基佬:我觉得喜大普奔OJBK。


身为不算阅尽千帆,也看人吃了三百斤米三百斤盐的非典型基佬,我只在意一个问题。
到底什么事情能触动方士谦笔直的肠子,让他一夜反转升级为预备役基佬。
被他拖下水的炮灰还得是我?
娘希匹的,我要不要现在杀到他们宿舍把他揪起来问清楚。


最后一节课我直接翘了,也是运气好,从不干人事的投资学老师难得没留堂到最后点名,黄少天和喻文州到食堂找我的时候,我已经吃完了一份28元的豪华麻辣烫。
“荤素搭配完美,浓郁的奶汁番茄锅底料余香不散,香葱少许得当,醋也刚刚好。”
黄少天端着卤肉饭坐过来分析我的午饭,舌灿莲花:“你要么是遇到了桃花运,要么是准备斩尽桃花留过下一春。”
“开口闭口桃花运的男人太肤浅了。”
我抱着胳膊眯起眼睛:“爸爸在思考人生大事。”
“你能有什么大事,你的大事不就是方士谦方士谦方士谦方士谦……”
“扯犊子。”


喻文州安安静静坐在黄少天身边,吃一口饭看一眼手机,嘴角忽然诡异地上扬45度,把屏幕摆正给我看。
“采访一下王先生现在的心情?”
我只看了一眼,拿起书包就走。
除了捶爆方士谦的狗头,我什么都不想做。




06. F
我只是问了一下喻文州,如何讨好娘家人,下一秒王杰希就了杀过来,气势汹汹,要不是我宿醉还没完全清醒,恐怕脑袋立刻会被他打烂。
“去你的娘家人,我姓王又不跟他姓喻,你这娘家人放到黄少天头上倒挺合适。”
他睨着我宛如看一团渣渣,我弱弱地扶住床栏杆,意识到自己昨晚睡着后嫌热,挣掉了所有上衣几乎呈现出裸奔效果后,更弱地拉了拉被子遮羞:“那啥,老王,这个逻辑有点不对,放在黄少天头上不就是说他是你娘家人吗……”
“闭嘴吧直男,听你说话我北都找不到了。”


王杰希恨铁不成钢地把打包的食堂饭放在我桌子上,一闻就知道是酱鸭饭。我还没来得及说谢谢,王杰希长腿一跨,反坐在我椅子上一动不动盯着我。
“说说吧,昨晚的胡言乱语还记得多少?”
我吞了口唾沫:“全部。”
“是心血来潮?”
“……算……但也不算。”
“你是认真的吗?”
“……是。”
“啧,你怎么回答的这么勉强。”
“我也是会有廉耻感的好嘛!?”


我蒙头大喊:“反正我他妈早就猜到你那点儿小心思了,一直也没放在心上。现在想想我可能早就被你掰弯了,不然我为啥总催眠自己老王是我好兄弟我不能没有他!王杰希你到底给我灌了什么迷魂汤!”
王杰希眼角抽了抽,吃惊状捂住嘴,棒读道:“这话讲得,我听着都掉鸡皮疙瘩,什么是‘不能没有我’?方士谦同学起床做个阅读理解可以吗?”
“滚滚滚滚蛋!!”


最后这碗满满当当加料无比爽的酱鸭饭自然被我独享,王杰希下午还有课,送走他以后我慢慢穿衣服,顺道去洗衣房滚几件衬衫。
说实话,王杰希的表情一直是不悲不喜的,小时候如此,长大更甚。包括今天他来上门算账,临了我还是摸不透他的意图和心情。看我吃饭的功夫他坐在我位置上喝完了遗留的一罐菠萝啤,同往常无异,出门前回头看了我一眼,极尽复杂。


我虽然摸不透他的想法,但那一刻他传达的意思到底是能读懂的。要么我俩是发小呢?
——你想好了。


我想的不能再好了。谢谢。


“哎,老方,回神啦。”
张佳乐通宵归来见我待在床上傻乐,看不过眼来捅我。我一把闪过去,有些小激动地捋捋头发:“乐乐,哥要干大事。”
“说人话,大事都被你干死了。”
张佳乐黑眼圈重得不行,翻身上床要补眠,一脸懒得理你。
本着一宿舍哥们儿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情感工作要第一时间汇报,我上去哐哐拍他床沿:“别睡别睡,跟你讲真的,我找好对象了。”
“姘头?”
“我靠你文明点好伐!我是说我想清楚了,我想追老王,王杰希,你们都认识的那个隔壁老王!”
我对着他耳朵死命喊。
张佳乐猛地睁眼坐起来,用打量智障的眼神看了我许久许久,长叹一声:“老王真是撞了狗屎运,这八辈子不见光的石头今天总算开了窍我的妈呀。”


嗯?
嗯!!??
我薅住张佳乐摇摇欲坠要见周公的身子,死命抖落:“你别睡!!”
“你别烦我!我困死了!”
张佳乐打开我的手,翻了一面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这事儿周围人全特么看出来了,就你傻白甜天天当他哥们。其实在我们眼里你已经和回形针差不了多少了,认栽就认栽吧——出门前把空调给我调低点,暖气贼鸡儿热了谢谢。”


我目瞪口呆给他调低了一档温度,浑浑噩噩如梦初醒地出门,走到宿舍楼底抱头无声大吼:这都什么事儿啊!!!!




07. W
方士谦真的是个大蠢货。
蠢到无法形容。


下午我上的是连续四节的毛概,方士谦第三节下课混进来,二话不说坐到我后面。他是摸清了我素来水课倒数第三排的习惯,可他屁股一落座我整个人都不好了。
更气人的是这厮不停拿笔戳我脊梁骨,仿佛真拿了我什么软肋一样,嘴里还不停嘟囔“王杰希王杰希王杰希”。
叫叫叫,你叫魂呐?
我忍无可忍,又翘了最后一节课,揪着他领子把人从后门拖了出去,走前让黄少天帮我看着点老师,万一签到就说我去上厕所了赶紧给我发消息。


我把碍眼至极的某人拖到教学楼下,下课的学生源源不断地从楼里涌出来。我们脱离人潮站在自动贩卖机旁边,遗世而独立,挺引人注目的。
都不是重点。
我歪头瞅方士谦,他瞪圆了眼回瞅我。
“你瞅啥?”
“瞅你咋地。”
我摆摆手,不和他费口舌玩幼稚:“你放着好好的课不上跑来听什么毛概?你上学期不是过了吗?”
“我来找你不行啊!”
“找我干嘛?”
“就那啥——那啥——”


我去,你居然也会扭扭捏捏,真是活久见。
我冷眼看他憋不出话来,想着转身给他买罐冰阔落镇镇脑子。他以为我要走,瞬间急眼,薅住我胳膊吼了一句:“我没喝醉!我一直很清醒!张佳乐说我已经弯的跟回形针似的了所以你为什么不负起责任!是你把我掰弯的!”


……
这……
这TM什么展开!?
我要回天庭。
——但为何我不争气地觉着,此时此刻的方士谦,前所未有的爷们儿,帅气,可靠,伟岸。
再也不是小时候在我背后哭哭啼啼吸鼻涕的小毛孩子了。


“王杰希。”
他换了副无比严肃的口吻,颇为语重心长地喊我:“你实话说,你是不是怂了?被我直球打傻了?”
他说对了,我真的怂了。
我盼着他有朝一日开窍不亚于盼星星盼月亮,可方士谦,他小二十年来一直喜欢女孩子,我干不出掰弯他那种混账事。方家阿姨天天和我妈唠叨将来想抱龙凤胎,我记得一清二楚。
“你怂个屁啊!”
见我迟迟不说话,他忽然就又急了:“这不还有我!我也不知道怎么解释这个情况,反正老王,我已经不是根正苗红的直男了!”
“……你根正苗红个屁,歪风邪气的。”
我没忍住,笑了。


一棵不知被哪路神仙助长的秧秧苗子还敢和我叫板。反了吧。
我怂不怂,不都是因为你。
方士谦又驴又倔,我怎么就看上他这么多年呢。不过若他不是这性子,说不定我早移情别恋了。对比之下我这逃避的举动,真是太矬了。
我依旧买了两罐冰阔落,其中一个交到他手上。我同样语重心长对他道:“我们还是先想想如何保住你的外星人,我家还好说,你爸那个暴脾气,不把你所有家当摔烂是不可能的。”




08. F
大家好,我是方士谦。
我第四次脱单了,这回对象是我竹马,王杰希。周围人不知怎的,似乎全部早有预料,祝福短信发得那叫一个勤快,欲节省份子钱的嫌疑太重。
等我以后慢慢儿讨公道。


和家里出柜这事儿进展得……太顺了。
顺到我不禁怀疑老王同志从小就潜伏进我们家庭内部,不断瓦解我爸妈防线,最后让他们平静而和悦地接受了自家儿子和邻居家儿子搞到一起的惊天霹雳大新闻。
当然,老王还是老王,料事如神我会瞎说?我的外星人还是差点被我爹毁了,幸好老王眼疾手快抱到他家。
只是他拿我的steam天天在绝地求生里gay我好友,这tm不能忍。


我一直在反思,那天晚上自己到底为啥一时冲动,就和老王不明不白地表了白。我的狗头军师团团长,张佳乐同学分析:恐同即深柜,不恐同也能柜。喜欢需要一个契机,诞生在兄弟情之上的感情更需要一个契机。就冲这点你也应该感谢你前女票,没她那出你俩还在打太极呢。


靠,照他这么讲,我过去几任女票都是给老王正宫上位安排的经验怪。
最后张佳乐总结:我说了,你已经是枚回形针,为什么不认命。
好有道理,可惜我一直觉得自个儿直如电灯杆。
反正我和老王两个无厘头的人,要是按电视剧套路走一遍再在一起,那就太没意思了。他懒得纠结我怎么开的窍,我也懒。


反正,单身阵线联盟的日子过去了。
他没必要再当我失意时的盟友。
毕竟我也不是什么单身狗嘛。
只是我希望他不要在吃鸡的时候当gaygay怪了!
有一个被拒绝固定组队还满地图找人送快递的男朋友,他还有什么不知足!?



09. W
方士谦这种不解风情的家伙怎么会懂脱单的人gay单身狗的优越感。
你以为我在劈腿。
实际我在秀恩爱。

评论 ( 15 )
热度 ( 211 )

© Aran天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