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an天道

And my love he has stolen away.

关于狩猎之人


*可以和久别之人结合食用!勉强算尤里视角的段子?




最开始,米哈伊尔找到他,兄弟俩酣畅淋漓地打了一架。
那场战斗用打架形容根本是小儿科,简直是厮杀——以尤里的不敌告终。
能和米哈伊尔缠斗至此鲜有人能做到,尤里无疑是名出色的猎人,但他很不甘。下定决心向曾经亲密无间的哥哥出手,仍被压制一头的挫败感让尤里回到遥远的过去,在狗镇的那些岁月。
似乎没什么不同,却总归是变了太多。


接下来的展开更加令人措手不及。
米哈伊尔顺势俯下身,彻底压制住弟弟尚因伤口颤抖,未从战斗余韵脱离的身体,优雅且温柔地摩挲着尤里的肩窝。
尔后狠狠咬了下去。
“唔!”
尤里咬牙切齿别过头,第一次懊恼自己的衣服没有高领遮挡。


血液流失的感觉很不好受,你能听到它一点点被剥离出血管体肤的汩汩声,很清晰,伴随心脏的跳动。在猎人这一行摸爬滚打,尤里流过太多次血,唯独没教一只吸血鬼肆无忌惮地享用过。
这只吸血鬼还是他的亲哥哥。
“哥……米哈伊尔。”
尤里生硬地唤道:“再吸下去,我也会变异。”
“不会。”
米哈伊尔吮吸着少年流畅分明的肩线,声音有些含混不清:“我不会把你变成吸血鬼,放心,只是饿了。”
“……叶夫格拉夫不是很器重你,”尤里用力眨了眨眼,视线逐渐模糊,“难道吸血鬼的王也会压榨下属。”


“V海运的情报很灵通。”
米哈伊尔似乎是笑了一下。他终于放开尤里的肩膀,却没松开这威胁性极高的姿势。
月夜下米哈伊尔的眼睛折射出银白色,一片荒芜。
“会啊,吸血鬼很擅长压榨。”
他缓缓道:“除了压榨下属,还有天狼。”


尤里忽然红了眼,失血过多造成的疲惫感瞬间扫空,他挣开米哈伊尔的桎梏抓起摔在一边的三节棍,反又被米哈伊尔扼住手腕,牢牢焊在地上。
“你为什么要——”
隐忍的质问戛然而止,尤里的怒火如鲠在喉,问不出也咽不下。他的眸子里凝聚起锋芒,宛如燃烧的蓝色火焰。
米哈伊尔垂下头,两人额头相抵,两双眼互相注视。吸血鬼没有呼吸,本身的冰冷扑面而来,冻住了蔓延的火焰。


“你长大了,尤里。”
简简单单一句话打散了尤里所有的情绪。他泄力似的瘫软了四肢,目光涣散地映着米哈伊尔靠近的臂膀。
米哈伊尔抱住了他,怀抱也是冰冷的,轻柔之至。
尤里打了一个寒颤,微微打战的唇齿里吐出一句无声的“哥哥”。

他们的身体在月色下相叠,亲密无间。
更像是两条披戴人皮的孤狼静静依偎在一块儿。

评论 ( 13 )
热度 ( 568 )

© Aran天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