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an天道

And my love he has stolen away.

谢谢这场有你们的青春尾声(2)——致我一辈子的导师


第一回我隆重介绍了我的闺蜜基友亲爱的璐璐子。
她是我一辈子的后盾,这点毋庸置疑。
因为她太万能,多次就我于水火之中,没有她我恐怕早就在某个凌晨跳楼嗝屁了。
开玩笑的。

这一回要纪念(x)的人,用导师来形容或许有些奇怪。可除了这个词我不知道如何描述他在我心中的定位。对,他。
而且毫不夸张的说,我暗恋过他。现在对他依旧抱有友情之上的感情。但我们当然不可能走到一起啦,性格相差太大,而且双方都是眼里容不下沙子的人。
这位仁兄就是上一回友情出镜的“鞋号”,那个带领全群人看宇宙巡警露露子的家伙。

上大学后我几乎没和人发生过口角,网路撕逼也几乎没有。唯一一次是大一冬天和璐璐子惊天动地吵得一架,唯一一次键盘撕逼则是和鞋号。
我们是典型的不打不相识。
那时我还在动漫社,鞋号大一下学期加入的。我是社团群永远霸占活跃第一的水群大佬,一有新人就会打招呼三连,混熟了就各种聊。
悄悄说,我舍友某一次想追一个院系未知的小哥哥,是我动用了广布五大校区十大院的人际网给她找到的。多亏我会水群。水群是交友的最好方法。
好了你个不要脸的不要讲了。

为什么会和鞋号在社团群里吵起来我不太记得,只记得当时真真切切被这个人的态度惹恼的一比。
你很难想象会有这样的人存在,锐利,刻薄,说话毫不留情,十分不懂给别人留面子。那时的鞋号就像一把刀,戳的我想手撕KY的正义心膨胀。
我和璐璐子当时正在外面吃饭,气得我在大街上直接开语音怼他,璐璐子挽着我的胳膊惊叹:
你俩这思想高度为什么不考人文学院学马克思呢?
我:呸!我这都是被气的。
璐:不要气,这个人可能脑子有问题。

大家毕竟都是成年人,发火也不能彻底撕破脸。学长出面让我们和解,经此一战下次在群里再见面——哎呦呵,这小子说话其实蛮有意思的。
我(不计前嫌)和他搭话,他(不计前嫌)回应我。
于是我们越来越熟,越来越熟。
直到大一下学期动漫社第二次大型面基,我们见面了。
说来很好笑,我们的宿舍楼在一个校区,而且离得很近。反而是面基才轰轰烈烈见到了。当然,面基之前的报名环节他一直推辞,理由很干脆。

“人丑,见光死。”
“你们会失望。”

我不信邪,再丑能丑成什么程度。
而且我有种预感,他并不是真的不想来,只是不适应这种人多的大型场合。
于是我群里软磨硬泡:
鞋号你来嘛,我们打了这么久嘴仗,不见一次太可惜。

他似乎被我弄得没辙了,直接私聊我:
真的,见光死。
我更干脆:
到时候你打完招呼就和我还有我基友一块儿玩呗!这种面基场合怎么可能所有人都玩到一起,反正我们最熟不是吗。

然后我如愿在面基那天见到了他。
说真的,鞋号并不丑,很瘦,个子不高,普通宅男打扮普通宅男相貌,及格分数。
我都做好他是死肥宅的准备了。

和鞋号关系再次升温是大一夏天的一场夜雨。
我自习的时候偶尔会拖时间,一拖就拖到一两点。
凌晨一两点。
那一次是忽然打鸡血,写完作业直接在自习室开始码字。那会儿我刚接触lof,是产粮最积极的蜜月期。等我码字快结束了,发现外面下雨了。
靠,没带伞。
我知道社团群的人都是夜猫子,果不其然,还在水群。我立刻在群里求助:
XX楼需要送伞,谁还没睡来帮帮我qwq

大家七嘴八舌交流位置,我知道鞋号离得近就特意艾特一下他。鞋号说:
我在床上……
我靠。
我赶紧说:好好,你别来了,继续休息。
璐璐出现:要不我去给你送?
我更慌了。
璐璐是真的能横跨两个校区来给我送伞。
我安抚住她,表示没事。然后看到鞋号的私信。

“你在哪个教室,我出门了。”
“穿着拖鞋,不要笑话。”

那一刻我就想。
这个朋友,我他妈交定了,一辈子。

评论 ( 2 )
热度 ( 18 )

© Aran天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