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an天道

And my love he has stolen away.

【米尤】2601租房实录(1)


*现pa,欧欧西爽文,私设米尤年龄差7岁
*都谴责我老爱发刀,刚出锅的糖,趁热吃



01.
如果你有一个常年熬夜飞升的室友,而你恰好习惯早起,那你早上第一个任务八成是喊室友起床。因为闹钟根本没卵用。
尤里则不同。
他负责催室友去睡觉。
绝对不是夸张,尤里的生物钟雷打不动11点睡7点起,半小时后准时出门。
可是收拾行头只需要20分钟。
匀出来的十分钟做什么呢?
他要苦口婆心劝室友快去睡觉。
大好青年尤里同学表示:习惯就好。
比起自己的辛劳,他真的很担心某天早上开门看到室友横尸猝死。



02.
这位室友不是大学宿舍一起开黑占座共享网盘资源的损友,而是房东先生。
由于种种原因,尤里暑假留在大学附近打工不回家。本来写张申请留校表就能解决住宿问题,倒霉的是学院偏偏今年整修宿舍。
院群哭天喊地,说学校经费终于用在刀刃上,再见了蜈蚣再见了水帘洞。
尤里默默地看着他们烧香刷屏,郁卒地捂脸。
现在买票回家根本来不及,打工的老板人很好,他实在拉不下脸说什么突发状况自己要跑路这种混话。
所幸,天无绝人之路,日常攒的水位不拿去抽卡总会换来luck up。
尤里收到了来自真•室友提供的招租广告。



03.
XX小区XX栋2601室诚招租客。
黄金地段,交通便利,环境优美。
三室两厅,家具齐全,采光良好。
娱乐夜生活场所应有尽有,亦可享阳台豪华夜景……
这些都是次要的。

打工地点到租房乘地铁只要30分钟,出站步行200米到小区,真的很方便。
但诡异的是,这个位置和户型,月租金居然只要2000。按理说再便宜也要两万。
简直是清仓白菜价。
尤里收到菲利普发来的招租信息后,足足沉默了一分钟。
【你哭着对我说:????????】
多么难能可贵的反应啊。
菲利普满意地问: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刺不刺激?
对面又是一阵沉默。
接着菲利普看到对话框弹出新回复。
【你哭着对我说:你确定这栋房子没有黑历史?比如凶杀?闹鬼?】
【你哭着对我说:还有,改一下我的备注谢谢。】



04.
那厢菲利普绞尽脑汁思考,尤里怎么会晓得这个很不厚道甚至还有一点点猥琐的备注。
这厢尤里决定心动不如行动,踩点看房子去。
面对这个价格其实他一点也不敢心动。
当今社会物欲横流,这种不求赚钱的实惠人是真的很可疑。
换乘两班地铁的功夫,尤里给房东打了两个电话:一次正在通话,一次无法接通。
……这什么情况。
尤里皱起眉,自动忽略身边小姐姐惊艳的目光,越想越不对劲,甚至出站买了杯星冰乐压压惊。



05.
2601室并不难找,小区指示规划做的很好。尤里再三核对招租信息,摁下门铃。
寂静。无声。
没人开门。
再摁。
还是没人来开门。
尤里的眉头纠结成一团。
在楼道里转了几圈,看到对面门上斑驳的粉刷印迹和地上能踩出鞋印的灰尘,尤里的怀疑从神秘的房东转移到自己身上。
或许他该当作无事发生,回宿舍睡一觉?
下一秒。
“咔哒”一声,门开了。
——好的,不是梦。
尤里和开门的人四目交接。
确认过眼神,先生您是不是该补眠了?
诚然,他承认,这位疑似房东的男子颜值是真的出众,但那双深度黑眼圈和打底的冷白皮,看得人肝疼。
这得熬多久的夜才会如此憔悴。



06.
作为一名当代优秀大学生,尤里自然不会失礼到把内心OS堂而皇之说给人家听。
这位先生的确是房东,日后证明他也的确是修仙党。
房东叫米哈伊尔,高高瘦瘦没什么表情,似乎很高冷,其实蛮随和,先对自己没有及时回复尤里和开门表示抱歉,再简单解释了一下。
“我在赶一份CASE,三天没睡觉,甲方咄咄逼人,我有些生气就摔了手机。”
他说得云淡风轻,尤里听得如梦似幻。
“……摔了手机?”
“嗯。”
“……”
菲利普一直抱怨自己是话题终结者,冷场达人。尤里想,要是他认识米哈伊尔,想必会直接疯掉。这话根本没法接。
如果这算有些生气……打住别想了。



07.
米哈伊尔直接把摔得稀巴烂的手机清理进垃圾桶,尤里很想提醒他电话卡。
紧接着一阵耳熟至极的Bgm陡然响起。
米哈伊尔从兜里摸出另一部手机,示意尤里可以随便看看,便走进房间关上门。
然而尤里的注意力全被方才的手机铃声吸引。
如果他没记错,菲利普关注的10个吃鸡主播都用过这首曲子。
是那种不正经的人才会享受到的日推歌单。
他坐在沙发上环视屋子。
怎么说,来之前他觉得2000元太便宜。
现在看来,2000元根本不配住在这。
180平米左右的房子可以有很多装修风格,这方面尤里并不了解,但整座2601室的装潢都透着一股“专业”风范。
房东一定不简单。
尤里内心默默呕血:毕竟轻描淡写摔了一部肾8又摸出一台肾8 Plus的人,怎么会简单。



08.
“还满意吗?”
米哈伊尔打完电话走出来问道。
尤里正在阳台看风景。广告诚不欺人,小区地段极佳,可以想象“豪华夜景”有多豪。
“当然满意,条件非常好。”
两人回到客厅,尤里正襟危坐:“但我有一个疑问。”
“你说。”
“两千租金未免太大方,”他斟酌着形容这物超所值的开价,尽管他真的很想槽人傻钱多,“我能问问理由吗?”
米哈伊尔挑挑眉,有些惊讶:
“你不知道?”
尤里更惊讶:我应该知道?
“我写在招租要求里了。”
那几行信息尤里都快倒背如流,完全不记得有什么要求:“不好意思,我没看到?”
米哈伊尔有点无语地从手机里调出一个文档递给尤里。
房客要求:无不良嗜好,家务能力强,空余时间能够帮忙打扫房屋,具备早睡早起良好习惯……
尤里看明白了。
合着减租金是为了用人力抵偿。
这不是变相招家政吗?



09.
当然,最后尤里和房东先生一拍即合,决定入住,并表示明天会把行李搬过来。
虽然决定的过程充满曲折和乌龙,但眼下这间2601室是最好的去处。
租金完全可以承担。
家务也可以包。
接着米哈伊尔补充了一个条件。
“要求房客早睡早起是因为,希望你能起床之后催我去睡觉。”
啥?反了吧?
正常不是该喊人起床才对?
“我的工作地点在家里,时间也很弹性。这两个月单子多最忙,通宵是家常便饭,可我忙过头就会彻底忘记休息。”
米哈伊尔想了想:“去年因为过度劳累还上了一次急救车,真是刺激。”
不不不,这一点也不刺激先生!!
“所以,为了避免这种极端状况再次发生,我不得不麻烦房客。”
米哈伊尔笑笑:“我的要求有点烦人,如果不方便可以直接拒绝,没关系。”

奇异的感觉像细小的电流,蹭地一下蹿过心里,让尤里无法拒绝。
何况他也不觉得这些要求烦人。
于是他坚持道:“我租。”



10.
翌日,尤里一手行李箱一手电脑,正在确认有无遗落的东西,失踪一整晚的菲利普回来了。
“哦豁,”他为办事高效的室友鼓掌,“你这股雷厉风行的劲头是为数不多让我喜欢的地方。”
“谢谢。”
尤里已经对菲利普的毒舌彻底免疫,他背起包提醒还没收拾行李的室友:“明早就要封楼。”
“我知道啊,来得及。”
寝室里就剩下他们二人,也不知下次回来这间空荡荡的宿舍会变成什么样。

“真希望学校能统一配备新柜子,床下的太破了。”
菲利普抱怨着,拍拍尤里肩膀:“你今天就要搬进租房对吧?我送你到校门口。”
“可你的行李……”
“我晚上八点的飞机啦,时间很充裕。”
尤里朝他投去一个感激的眼神。
然后说道:“你发给我的招租信息是不完整的。另一半是不见了?还是不见了?”
菲利普迅速拖起立在门边的28寸行李箱——质感十足。
“快走快走,天气预报说待会儿要下雨。”
看着菲利普抢先下楼,尤里毫不犹豫地锁门:计划通。



11.
菲利普承认,他故意没把后半段房客要求发给尤里是存了点捉弄的心思。
但尤里一脸平静,菲利普大松一口气:反正结局皆大欢喜嘛,室友找到好房子,自己也是助攻对不对。
到底是分别在即的伤感和一丢丢愧疚占了上风,菲利普直接将人送到地铁站。
“好了,你回去吧。”
尤里扫了两眼菲利普头顶。
意有所指他们之间不可逾越的海拔差。
菲利普恶狠狠把拉杆塞进他手里:“你敢提身高和童工试试。”
“你自己说的。”
“我就不该好心帮你,赶紧走!”
尤里善良地没翻菲利普坑人在先的账,彼此道了声暑假愉快。

乘上地铁十几分钟后。
尤里在摇摇晃晃的车厢内收到菲利普暴怒的语音。
“你居然锁了门!我没带钥匙啊!!!”
尤里抿起唇敲字:你可以和宿管借钥匙。
“废话我当然知道!!皮这一下你很快乐吗!?”
不快乐。
尤里斩钉截铁:托你的福我暑假不仅要打工还要给房东做家务。
“这锅我不背,关我什么事!有本事找你房东理论啊?”

菲利普愤怒地关闭对话框,又立刻打开修改了尤里的备注。
大猪蹄子。



12.
顺利入住后,尤里愈发觉得,米哈伊尔是好人,千万不要以貌取人。
如此心宽的房东怕是文化遗产级别的存在了。
撇开房客要求那几栏不谈,尤里让米哈伊尔再想想还有没有注意事项。
米哈伊尔随意地表示:只要晚上不闹出太大动静打扰他工作,一切自便。
“那水电费要不要另算?”
“不需要。反正你只住两个月,花不了多少钱。”
尤里忽然发现他们连租赁合同之类的契约都没有,就好像米哈伊尔心血来潮写了一则招租广告,他顺水推舟看到就来了,很多细节没有商议便一槌定音。
好草率啊。
没问题吗?
对于这桩几乎完全建立在出租方和承租方信任基础上的交易,尤里深深感慨:人与人的信任实在是神秘。
因为他不是能轻易信任他人的性格。可一看到米哈伊尔,就会莫名其妙地默认对方句句属实。
真奇妙。



13.
米哈伊尔的职业是室内设计师。
第一天早晨尤里上班前守信地敲开房东的书房门。面对一屏幕层层叠叠的图纸和建模,米哈伊尔的冷白皮似乎又白了一个色度。
“我觉得您该休息了。”
尤里指指手表:“我马上就要出门。”
米哈伊尔继续盯着电脑:“再改五分钟。”
“五分钟后你还会这么说。”
“那就十分钟。”
“……”

老天,他几岁了。这是在耍赖?
换成熟人,比如菲利普,尤里不会废话,直接把人扔到被子里最简单。但面对认识不到两天的房东,他实在拉不下脸这么粗暴。
所以尤里退而选择温和的方法。
他攒出几分笑容:“您要是坚持继续工作,我就帮你强制关机。”
说着手伸向开机键。
真是杀伤力十足的威胁……哦不,劝诫,比什么都管用。
米哈伊尔面不改色,却迅速保存好所有图纸和文件,乖乖关机。
尤里看着他走进卧室——该说不愧是做室内这行的吗,居然直接把书房和卧室之间的墙拆掉换成活动玻璃隔断。

“那我走了。您多睡一会儿。”
米哈伊尔靠着玻璃点点头:“晚上见。”
尤里走到地铁站才觉得有些不对劲。
这一人出门一人目送的配置,怎么有种微妙的即视感?



14.
尤里的打工地点是CBD中心一家极受欢迎的咖啡店,老板是他的直系学姐,也是吃鸡常组队友。认识是缘分,应邀兼职是巧合。平日学姐很照顾尤里,因此尤里很爽快地答应学姐暑期来打工。
他也想赚点外快就是了。
只是学姐动用群主权限威逼利诱尤里加steam好友的行为,他不敢苟同。
为什么不管加入什么群,到最后都会沦陷成吃鸡交流群?



15.
“啊,尤里,早上好。”
尤里到店里时,学姐正在擦吧台做营业准备,笑眯眯地向他打招呼。
“早,多萝西娅。”
尤里摘下挎包准备换衣服,多萝西娅凑过来问:“昨晚睡得怎么样?出租屋和寝室比如何?”
“比寝室好了不止一点点。”
“噗,尤里也这么嫌弃老宿舍吗?”
“遍地虫鼠,下雨漏水,想不嫌弃都难。”
“唉,安心安心,我们那会儿学生和家长联名上书投诉了好多次,学校都没同意整修宿舍。”
多萝西娅拍拍尤里:“房东呢?”
“是一个可以愉快相处的人。”
“很活泼?”
“不,他应该更喜欢安静。”
尤里莞尔:“但家里非常干净,这点很加分,也不会随意干涉房客。”
“咻~看来是名好男人呢。”

尤里走进更衣室取下白衬衫和围裙,想到多萝西娅所说的“好男人”,深有同感。
通宵赶工的人他见过很多。
可连续几周通宵还能保持一丝不乱,室内整洁,形象清爽的男人,只有他的房东了。
不过他有好好补觉吗?
尤里真心希望不要有拨急救电话的那一天。



16.
中午的顾客人数达到工作日峰值,尤以OL最多。店堂坐满小姐姐,清一色的套裙和大长腿。多萝西娅十分欣慰:拜托尤里来帮忙真是太明智,谁不喜欢20岁的帅气男孩?没出校园,还是水灵灵的。
然后她水灵灵的活招牌正蹲在吧台后,和同样水灵灵的校友兼同事妹子咬耳朵。



17.
“诶——我没听错吧?”
直江凉子瞪圆了眼睛:“你是说,你的房东是设计师?叫米哈伊尔?”
方才有顾客不小心碰倒了一杯巧克力冰沙,尤里擦完桌子沾了半手,此刻边擦手边应道:“对,没有错,米哈伊尔。”
凉子涨红了脸,强忍住仰天长啸的冲动,颤抖地摇晃尤里:“尤里同学你真是太走运了!!”
“???”
尤里一脸问号。
凉子紧紧握拳,眼中光芒闪烁:“我是建院的你知道对吧!”
尤里点头。
“本学期初学院举办了一个讲座,邀请来一位很有名的设计师,就叫米哈伊尔!”
凉子笃笃摁着手机:“我还拍了他的照片……这张!”
尤里一看:千真万确,是他的房东。
灯光加持下黑眼圈淡了不少。

“他的演讲非常有趣,都是干货一点也不傻大空。看上去高冷其实很幽默,年轻有为,长得还那么帅,讲座结束之后米哈伊尔先生被我们院的妹子堵了好久,追着要联系方式。”
凉子幽幽叹气:“我听说学校有意聘请他当讲师,可惜人家和阿尔玛签约,忙得很。”

每天埋头于物理报告和电路板的尤里听完凉子描述,不明觉厉。
“他有多厉害?”尤里虚心求教。
“唔……这么形容吧。”
凉子下指地板:“刚入行时的他和所有新人一样,是这个水平。”
上指天顶:“现在他27岁,业界比他资历老年龄大的比比皆是,可人家已经是名副其实的天花板了。”

尤里仰望天花板。
“我是不是……住进了传说中的大佬家?”
凉子一脸悲痛:“可不是。老实说,我们院米哈伊尔先生的女友粉特别多,她们要是知道了估计会活吞你。”
尤里胳膊上悄咪咪弹出一片鸡皮疙瘩。

凉子从围裙口袋里摸出点单纸和笔,万分郑重地托付给尤里:“请帮我要到米哈伊尔先生的签名,作为同专业的后辈我真的很仰慕才华横溢的前辈!”
尤里望着凉子充满专业热忱和真情实感的面庞,无法拒绝。
他同样郑重地收下点单纸:“好的。”




18.

方向盘都没有还屏蔽,辣鸡








TBC.

评论 ( 67 )
热度 ( 688 )

© Aran天道 | Powered by LOFTER